我喜欢芸苔,特别是在三月春雨后的婺源河畔和白墙黛瓦辉映的时候。


纷飞的蝶掩映在金灿灿的芸苔花丛里,时而随着缕缕春风起舞,时而轻快的落在嫩黄色的花蕊中,浓烈馥郁的香,在一场不急不缓的春雨后,更加的芬芳,也更加的引人入胜。


婺源三月的雨,总是来的那么不经意,薄雾轻纱般的细雨,似是嘉兴的烟雨,为这青瓦白墙,如烟嫩柳,以及婺源河畔的芸苔花增添了朦胧的美感。伴着这仿佛点缀飘落的细雨,芸苔花丛中,花色显得越加的娇艳。各色的竹制油纸伞,拿在或女孩或男孩的手中,在花丛里穿行着。


惹了细雨的芸苔花,雾濛濛的结着水珠。花香绕着水雾,水雾缠绕着春风,在河畔嫩柳,和桃李迎着细雨,摇曳着春风。一时之间,也分不清虚幻还是真实。


桃李争春一阵风。我想说,芸争春一场雨,仅仅需要一场空濛的烟雨,那摇曳生姿的花瓣和馥郁浓想蕊,在天地间宛如浓墨重彩的油画一样,点缀着烟火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