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江南唐韵瓷 2017.11.11夜

为避开闹市喧嚣,我独行于老宅林立的幽巷。
秋色清朗之际,不知植于何年月的桂花树倾吐着幽芳,似一段锦年花事开启的序曲。
循着满树芳华而去,我见着了颇有年份的深宅大院。正门铜兽铺首浸染了岁月沧桑,依旧威严显露。我徐行至偏门,慢慢欣赏着镂字雕花的木窗格,幻想着其间前尘旧梦,该是何等旖旎繁华。
午后倦倦暖阳透过古树枝桠的空隙投射下缕缕斜织的朦胧柔情。间或的一两声鸟鸣更衬得此境如梦。

这短短一程路,犹似让我穿越了时光的洪流,沉静了素日纷杂思绪,与古物产生了莫可名状的交流。
仿若,前世的前世,我曾是一介身着缀玉石盘扣丝质白长衫、手执布面绮秀山水图摺扇的俊秀儒生,于此处思量徘徊。彼时,令我唇齿生香、手不释卷的,是饱含诗词化境的古典章回小说。

“吱呀”一声,我轻缓推开偏门,顿时一股腐旧气息传来。可见此处已许久不曾迎客。
我不敢轻易深入其境,但见雕有繁复云龙纹样的紫檀木橱柜之上,一只清碧莹洁的蓝琉璃瓶,迎着室外的天光,流光一闪,仿佛登时有了生命的质感。
此瓶有如一只狡黠灵慧的眸,看穿前世今生之种种玄机。
环顾四周,各式古典家具恰如其分地布置于室内。红木桌上彩绘缠枝牡丹的漆器妆奁蒙尘亦见其华。青铜镜上精雕的小兽活灵活现。椅背镶嵌玉石的雕花木椅稳重而贵气。六折屏风上的山水图设色清雅,意境幽远。高大的乌木衣架上垂落一袭缀锦织金的华服,其上疏落有致的银线金丝,辗转蜿蜒成诡丽幽艳的玄鸟与曼珠沙华纹样,宛如古老的图腾在闪烁着与自然光影相互唱和交织的华泽······
当中最摄人心魂之物还是初初吸引了我视线的蓝琉璃瓶。那样纯粹凝碧的色泽,那样娟秀端雅的气质,正如岁华之精,天地之吻,涉过生生世世的红尘痴梦,将一场场绮艳花事,娓娓道来。
我行至那紫檀木橱柜边,鼓起勇气伸手拿下蓝琉璃瓶。指尖轻触瓶身的瞬间,一丝凉意霎时传来,有种沁人心脾的快感。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红木桌上,生怕不慎掉落。一幅绢本设色绘卷置于瓶中,露出瓶口半截。
我轻轻取出绘卷,徐徐展开。
不承想我展开了一个个灿若烟霞、哀婉曲折的花期芳梦------上元佳节灯火阑珊处的愁容、三月三上巳节曲水流觞之盛况、汉宫七夕乞巧的精才绝艳、露华霜浓菊色争艳与枫林向晚处的秋波暗送、皑皑白雪下的残荷遗韵······一处处、一幕幕,莫不令观者心折盛赞。尤是浩渺烟波无尽处,一叶兰舟之上,兰荷芳华油纸伞之下,那一对纤秀璧人,其景幽远深广,其情其境,甚美!

绘卷末端,玎玲一声脆响,一支素净蓝琉璃簪子兀自现身,流光一闪,有如一只狡黠灵慧的眸。

【终】

这是一篇被寄予了我的梦想的古风小品文
虽然我很穷 但是 文中提及的古典风格物品 现实中我真的拥有的有 盘扣长衫 布面摺扇 漆器妆奁 青铜镜 油纸伞
另外 我是有屏风和古典绘卷 不过我的屏风都是很小的 台式的 两幅古典绘卷的内容分别是花和北京故宫

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