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殇月展现水中花』

秦水榭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操场上,缓慢向女生宿舍走去!

宋殷雪正想转身离开,却被一男子的音色拦住!
“这么快就要离开吗?非友?”此语一出,带着强烈的压倒性。
“非友?”
宋殷雪一脸诧异地说。他转过身发现眼前站的人比自己高大比自己威武,觉得自己突然变的渺小起来。殷雪定了定神,他不想在这个学校惹出什么是非,因为他知道,如果出事吃亏的一定是他!宋殷雪看了看这个人再一次反问道:“什么非友?”

这人便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道:“非友,便是你;你便是非本校校友。事实如此无可更改!”

他接着用严肃略带讽刺的语气说道:“湘洲大学不是你一个外人可以出没的地方,只有本校学生持有本校通行证才可入内。”

“哼?你怎么证明我不是湘洲大学的学生呢?”宋殷雪辩解道。

“哈哈,可笑。湘洲大学所有学生的姓名、年龄、容貌以及简单的家庭背景都在‘湘洲教育网’上统一显示,只要是本校学生,一查便显示所有信息,而你显示‘查无此人’,所以你并非本校学生,按照本校校规,非法入校者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宋殷雪便打断他的话用紧张地语气说道:“你是在吓唬小孩吧?你怎么查的我啊?难不成你偷拍我?扫描我?”

“是啊……”

殷雪继续辩解道:
“是啊!不过……大清早的你一个男人没事干居然偷拍男人,你的欣赏观念还真个性。”
宋殷雪想转身离开不想理这个与他搭话的家伙。可是,此人便半开玩笑的说道:“哈哈哈,你可真自恋。”

“我并有偷拍你,是啊?果然是笨蛋,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你的智商真另人担心啊?哈哈……”此话一出殷雪火了。
更让殷雪火的就是此人背后站着一群拍马屁的小子,那些人纷纷接话道:
“就是,就是哈哈哈……”

“果然是笨蛋……”

“哎!智商堪忧啊~哈哈……”
殷雪看了看这些人,咽了一口唾沫,转而用坚定的眼神看了看他们。

只见一高身材稍微瘦点的男子提议道:“既然大哥你查出此人不是我校的,那就将他告知学生会处给予惩罚,这样大哥你还可以领取学校的500元奖金呢?哈哈哈哈哈,到时候大哥请我们吃饭哈哈!”

又见一矮点的少年说道:“是啊?大哥,快快告知学生处!”

宋殷雪突然觉得这些人好像与眼前的这个威武的胖子很熟悉,而且一定都是‘胖子’一伙的。再看看他们虽然各不相同,虽然从说话语气都向着‘胖子’,可是不得不说他们穿戴都很工整,个个看起来气宇昂然,精神抖擞。这让殷雪松了一口气。

但是,殷雪完全没想到,自己多次进入并未发现,这次居然被揭发啦!他变得紧张起来,知道这次吃亏啦,只能随机应变!莫非他们已经早就知道我不是这个学校的,而是想找机会揭发我怎样才对他们有利。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围住他的学生,他数了数足有二十一人。这下可残了,这么多人,篮球旁边,教学楼,足球场到处都被360度精微监控器目测着。他也不敢使用他的‘技术’,可是,对他们来说有利的条件真的只是那个奖金吗?

“好啦,都安静。大家听我说!我呢,其实也不想毁了眼前这位兄弟的好路。”

殷雪嘀咕道:“谁是你兄弟?”心里却想,这家伙想干什么?语气居然变得这么和蔼。

“更不想得那五百元的奖金,只是,此人的确可恶,多次偷偷摸摸潜入我校,大家知道他入我校的真正目的吗?”

宋殷雪大声喊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偷偷摸摸,我是正大光明进入的!”

“哈哈……正大光明?要是真正大光明进入为何不走正门而是从男生宿舍后门进入的呢?这算‘正大光明’吗?”

这里不得不说,湘洲大学男生宿舍后的学校后门因为特殊原因,所以没有配备检测器。校内学员出入不用持‘通行证’就可出入,所以,殷雪才有机会进入这所学院内。

“我……我只是想‘走后门’而已,那有怎样,不福气你也去走啊?”殷雪知道自己无法辩解于是爽快说道:“那你想怎样,算啦!我自己去学生会处,不劳各位费心啦!”说完,宋殷雪正要绕开他们离开时,那人道:“慢着,你知道你接受的后果吗?”

“既然我做错啦!自己去承认错误难道这也有错。能入湘洲大学的人都是学霸中的学霸,难道你们也这么小气?给我这个学霸中的学渣不留条道歉的路走。真是可笑!真为你们的素养担忧!”一口气说完的殷雪暗自笑道自己刚才在说什么?
接着他转为正题说道:“哦!哈哈……一定吃错药了,就知道笑!麻烦诸位借过,在下得去自首啦!”宋殷雪不服气地说道。

“按本校校规第二章第三十六条规定,反非本校学生入内者均罚款个人现金五千元整,并告知其家人;再按集体罚款现金两千五百元处罚。你是高富帅的话这些钱并不算什么!哈哈哈……“

宋殷雪一听,顿时傻了眼,罚款五千元,告诉家人们变集体罚款,我哪有那么多的钱啊?他大声喊道:“这什么破规矩,什么破学校,分明就是‘黑校’,无缘无故随意罚款,我要举报你们,告发你们……”

还没等宋殷雪把话说完,“啪……”那人便扬起拳头重重的打在宋殷雪的脸上,奇怪的是宋殷雪的脸上并没有出现红色的痕迹。此时,操场上一片安静,你可以安静地听清楚每位在场人的心跳。因为那人下手恨,周围人并没有做出反应。那人愤怒说道:“不允许你一个外人诋毁我的贵校,你永远没有这个资格,本来可以好好谈话的,是你自己招惹的我,混蛋,你不要后悔。你就等着交罚款吧。哼!”说完他便转身离开啦!

然而学生会处的人已经将他包围,其中一人道:“对不起,先生!刚才梅阆心急!不过,先生多次进入我校已违法我校校规,请先生接受相应地惩罚吧!抱歉!非常抱歉!”
宋殷雪此时又气又恨,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到这样一座学校来旅游,其他校园都不需要这种破规矩,为什么?要不是看见这所学院与众不同我才不会三番五次来欣赏,也都怪自己任性吧!

心想:原来方才那位高大威武,打了自己一拳的男子是——梅阆。哼,我一定会还回去的。

“哼,这混蛋居然如此评价我的贵校,真是狗眼不知牡丹娇艳!”这位魁梧高大地校学生会处班长梅阆愤怒地骂道!

宋殷雪看见他又向自己走过来,还用右手指着自己。殷雪反驳道:“你不是牛逼着走了吗?怎么又回来啦!真是黄鼠狼放屁也熏不走苍蝇!哼。”

梅阆用犀利的眼光瞪着殷雪大声喊道:“小东西,黄鼠狼,有种你在说一遍,你信不信……”“啪……啪……啪……”三声清脆的响声在空气中回荡,炙热的手掌打在梅阆的脸上,梅阆的脸上瞬间紫红紫红,梅阆低着头默默不语。

“平啦!”宋殷雪干脆的说道。“打我脸的人我会用三倍的经验还给那个人。哼!”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啦!“哈哈哈,真是可笑,在我贵校撒野的野人就该受身体上的折磨啊?哈哈哈怎么样,舒服吗?混蛋狂妄的小子?哈哈哈。”梅阆回应道。一种其妙的邪恶力量向殷雪袭来,话语间的无情恨怒使殷雪觉得自己再一次吃亏了。

动不了啦!怎么回事,他低头一看脚上不知何时被铁锁铐住,这铁锁究竟从哪儿来的呢?这究竟是学校吗?怎么感觉像魔鬼一样呢?眼前这些所谓学生会处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看来要委屈先生暂时住在我校一星期啦!警卫员将人带走关入西边水房中,一星期后将人带出送入学生会处处长办公室接受惩罚!”

关入水房中,其目的就是让殷雪恶了喝水房中的水解饿,渴了喝水房中的水解渴,一天只提供一顿饭。

“接令!班长!”两名装扮华丽而富有威望的警卫员齐声应声道!

“鬼地方这是再拍电视剧,还是拍暴力片啊!”此时,殷雪感觉自己已看不清楚眼前的所有人,感觉自己快睡过去啦!头昏目眩地他喊道:“怎么回事,我感觉好昏啊?我……我……?”殷雪站在原地左右摇晃着。

就在他即将倒下的那一刻,却感觉自己被人搀扶住,身体并没有完全的倒下去。此人将纸杯递给他轻声说道:“来,把它喝啦!就没事啦!”宋殷雪什么也没说乖乖地听话将纸杯中的东西一饮而进,殷雪不知道为什么相信这个人,相信纸杯里的东西。而他的右手,也就是那只刚才打过梅阆脸的那只手炙热的难受。他感觉可以看清楚一切后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此人拦住,那人转换方才对自己说话的语气,用抒情的语气吟诵道:“清晨的风啊?是谁唤醒沉睡的你,是谁惊扰梦中的你,你那……”

“同学,你没事吧,如果失恋的话请不要在这抒发。”梅阆和蔼的说道。 这家伙对自己学校的学生居然是这般温顺,果然是个看脸的家伙。他不就比我白那么一点嘛!

“容貌不可决定你的道路,无法改变你的处境!”他怎么知道我在想……

此人接着说道:“班长您误会啦!学弟并不是失恋,而是……哎!该如何表达学弟此时此刻地心情呢?哎!……”

这人对那小子说话居然用敬语,什么情况啊!真是搞不明白。

“如果将不明白的事转化为明白的事该多好啊!”那人用吟诵诗一样的抒情语气叹息道。

噗!简直无语,这家伙居然……殷雪也不知道如何描述了,也不知道这人的企图,不管刚才他是吟诵诗还是随口说出,但也有可能在提醒自己什么?殷雪不语默默地看着。

“好啦。你给他喝的是什么?请回答我,学弟!”这位正是学生会处队长于珊,她温和地说道。

“哦!学姐想知道。抱歉学弟无法告知,这只是我的秘密,不过还请诸位学姐学长们就当此事没发生,悄无声息的遮掩一番如何?不知诸位学长学姐们可否通融通融呢?”

此人脸色一变,阴暗说道:“没有人拒绝我的请求!”

“你是谁?为何?”

……

“这是一万元,就当罚款啦!如何?”递给学生会队长于珊。“可以当做学生会的会费使用,但不许告发今日此事。学长学姐是明白事理的人,不需要我这个无知的学弟来提醒吧!”

“你……你……高富帅吗?居然替他……”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就连宋殷雪也没有想到的事发生啦!世上居然真有这种人?“多问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