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月夜座谈品甜点

这里是学校给予他的专属病房,病房里装饰整洁,布局简单,一张靠窗户的病床可以照射到阳光的温暖,一张华丽干净的桌子摆放着碧莲带给他的慰问品,一张高贵软绵绵的椅子是接待前来看望他的人,床上一眼望去仿佛被白云包裹。
他的病房里,没有任何医用设备,没有任何辐射干扰,没有电灯来照明,手机电脑什么的都禁止入内,所以碧莲进这个房间时是不会带手机入内的,只要你带一点电子设备就被阻挡在门外禁止入内。
寒风专注着酸奶,专注着桌子上摆放着美丽的芍药花,并没有注意殷雪,殇月,碧莲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
“酸奶好喝吗?”躺在病床上的他微弱的说话了,寒风却没有听见,他看着寒风流露出开心的笑容。酸奶喝完后,寒风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屋内的人都没有了,寒风走到门前找找有没有那个绿色按钮,却没有发现,门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连猫眼都没装的门,因为这个门不是电子门,而是普通的木门,但这个木门是用一种叫做檀香木的材料制作而成的,散发出淡淡地香味后,寒风才意识到这不是那个门。
寒风看向病床上的学长,发现学长的眼睛居然盯着自己看,吓的寒风向后退了几步,靠在檀香木门上,却无法打开木门,寒风不知所措的慢慢地蹲下来,手里紧紧地捏着喝完了的酸奶瓶。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窗外射进的月光照亮在玻璃窗户上,月夜的湘洲是何等的优美浪漫啊,可是,他却无法在月夜下走动,夜晚的风很冷,他承受不了,只好躺在床上慢慢地等待着。
“你叫什么名字?”他语气缓慢温和的问寒风。
寒风蹲着不说话,病房里格外的安静,静静地过了几分钟,寒风战战兢兢的说:“萧寒风……”
“萧……寒风,谢谢你,我……我的病房里自从遇见你慢慢地变得热闹起来。真好!”他欣慰的说,静静地躺着忍者疼痛却面部流露出温暖的笑容。
他不说话了……
寒风也不语……
病房内,再此沉默了。
“我叫……董璇灏。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他说着心里却害怕着,害怕寒风拒绝。
“嗯。”寒风低声答应着,手里的酸奶盒子不知道被寒风捏成什么样了,他躺在床上开心的笑着,寒风发现他笑了,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我回宿舍了。”寒风试图去开门,可是门怎么也打不开。
“门被人在外面锁了,可能是故意的吧!”璇灏躺在床上微笑着说。“好啦,寒风……过来,坐在那个椅子上吧!”
“……不要!”
“哦!可是我只能听见你的声音,看不见你啊,你坐椅子上吧!”他躺在床上,不敢动,不敢翻身,只有眨眨眼睛减少自己的痛苦感而已,这种难受让人难以忘却,病魔缠身的他很想在离世前可以交一位同性朋友,这样,他无怨无悔。
“寒风,你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谢谢。”
“谢谢谢谢的好烦。”寒风看向他的病床,好奇的说:“那个你睡觉为什么要周围铺满白云呢?”
“白云?你是说被子吗?铺盖?是啊,是不是很好看。”
“不好看!”寒风淡淡地说。
“哦?为何?你不喜欢?”
“没有,就是不好看,还是酸奶好看。好喝!”寒风说着手里捏着酸奶的空盒子。
“好啦,酸奶不要喝的太多,那毕竟只是饮品,桌子下的抽屉里还有其他好吃的,你看看吧!”他缓慢的说,可是在寒风面前却表现得很开心。
寒风一听,将手里捏的四不像的空酸奶盒放在桌子上,拉开抽屉,顿时间寒风开心的笑了,寒风看了看抽屉里,全部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各色包装华丽的东西,寒风随口问道:“这是什么?”
“全部都是吃的,你看你想吃什么?”
寒风拿起一个包装有翠绿色的袋子,虽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寒风看了看上面的名字——‘上好佳虾条’,却不知道怎么打开,寒风左看右看,翻过来翻过去,将虾条放在桌子上用力砸了下去,虾条使用真空包装的,寒风的拳头被反弹了回来,寒风又砸了下去,拳头再次反弹了回来。寒风突然觉得这样很好玩,便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同样的动作。
他只能听见寒风打着什么,却不知道寒风在干什么,毕竟他平躺着不敢动。“寒风,你在干什么?”
“这个‘上好佳虾条’很好玩!”
“玩?那个是吃的,你打开吃吃吧,味道很不错哦!”
“怎么打开,我打不开。”
“是不会打开吧,我来给你打开吧!”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打不开的,他平躺着不敢动,不敢翻身,一动会很难受很难受,他只是想让寒风离自己近点而已。
“不要,你告诉我打开的方法,我自己来!”
璇灏没想到寒风会这么回答,便说道:“好,包装带上有锯齿的地方,你撕开就好啦,不要撕的太大哦!”
寒风粗暴的按学长说的用力撕开,哗啦……寒风直接将袋子撕开两半,袋子里的虾条全部掉落在地上,寒风看着一根又一根虾条,蹲下拿起一根放入口中咀嚼,干干脆脆的吃起来很好,寒风一根一根从地下捡起放入口中,开心的吃着。
“我没说错吧,是不是很好吃。”
“恩,好吃!”
“寒风,你喜欢月亮吗?”他感觉到玻璃窗户外明亮的月光照着自己的病床。
“哦!好吃。”寒风吃着完全没有听学长在说什么。
微微的烛火光芒左右摇晃着,这种夜晚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日,寒风站起来了,无意间踩到几根虾条,吓的寒风想蹲下捡起吃。“不要吃,你已经把它踩碎了,再吃,它会生气的。它一生气你就再也吃不到了。”其实生气的不是虾条,而是他,他不希望寒风去吃踩过的虾条。“可是?”“你想吃的话抽屉里还有的,都是很好吃的。”“哦!”寒风把椅子搬到那张桌子前,抽屉是开着的,寒风将抽屉里所有的吃的都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一个一个的打开吃着,嘴上不知沾了多少残渣。
抽屉里的上好佳虾条,六瓶酸奶,一袋盼盼面包,一盒绿豆点心都被寒风打开全部吃完,一个不剩,寒风吃完后觉得抽屉里还有,果然,寒风遗漏了一个更好吃的食物。
寒风拿出来后,左看右看,又不知道这玩意怎么打开,又看见是玻璃装的,小心翼翼的抱着向璇灏床边走去。
璇灏听见寒风的脚步声离自己近了点 ,说道:“怎么啦,好吃吗?”“嗯!”寒风回答道,接着寒风问道:“这个是什么?”
“是水果罐头,你将上面的盖子拧开,小心点,不要让里面的果汁溢出。”
“哦!”
寒风将罐头放在地上,用右手拧开罐头上的盖子,其实勺子就在罐头旁边配带着,可是寒风不知道,便端起来直接喝光,果汁喝完却吃不上里面的果肉,寒风将手伸进去,可是手太大瓶口太小,寒风一生气,直接举起来重重的摔倒在地。
好似学习起‘司马光砸缸’的举动,摔碎的玻璃残渣在病房内四溅,寒风才不管这些,直接用手去爪,想将那些果肉全部吃完,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手不能动了。
寒风抬起头看去,发现那位静静地躺在床上的学长用右手紧紧地抓住寒风的右手腕,他的呼吸声是那么的困难,额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滴落,全身微颤眼睛微闭,五根手指冰冷的抓住寒风,一句话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