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千秋》
“你当真要为了那富贵云烟,违了君子之德,趋炎附势做尽小人之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何错之有。”
“你……”

把盏高谈天下事,故里尚未远
寒窗十载夫子言,清白此生愿
已不由心宦海深,几多冤假案
十年同窗生死交,殊途一夕间

两袖清风朝堂里,谁人又不愿
自古忠义难两全,忍把污名担
纷繁官场恩怨倦,此间两不言
旧日知交人不见,陌路为哪般

“只因这几桩案子,你竟要与我割袍断义。”
“你可还记得,临行前夫子赠予你我的几句话?”
“……”
“夫子说,官场黑暗,不求我们功成名达衣锦还乡,惟愿,莫失了本心。”
“官场黑暗,莫失本心?呵!说的真好,可我倒是要问一句,夫子他守了一辈子的本心可最后的下场呢!落魄了一生还不够?奸人所污潦倒入狱清誉尽毁!这,难道就是他所谓的本心?!”
。。。。。
“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之后,你我……陌路殊途!你,好自为之……”

堂下无言,是他割袍恩义断
宣纸摹悲欢摹不出他难言
夜至几更,杳杳马蹄声渐远
棋子落处是谁将往昔重念
雁过几番,可是初心未变

“大人,夜里风寒您就随小的回去吧。宋公子他,已经走远了。”
“阿福,我和他,本不应是这样的。”
“大人,您为什么不告诉宋公子真相,你做这一切明明……”
“阿福!”
“大人……”
“若他安好,我便担了这奸人之名又当如何。”

罗衾不堪五更寒,月下影凌乱
那桩陈年的旧案,何人将它翻
风云惊变是长安,春夏又几转
此经去兮人不还,可负了流年

寂寞千秋,是那故里寻不见
笔下书冷暖书不出他难言
灯油几添,染不尽昨日昔年
浮云行处是谁将往事回看
此生何求,道是故人长安

“你家大人临终前,可有,可有交代什么?”
“大人去的匆忙,并未交代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大人对小人说了句话。”
“他说了什么……”
“大人说,此生与公子相识相交一场,便是死,也是值了。”

浑浑又十年,两鬓微霜染
谁忆起当年,那江南书院
清宵风来,满庭荷香弥漫
四书五经观了又观
摇头晃脑是谁在轻叹
昨夜夫子啊又醉倒在堂前

“夏安,日后你想做些什么?”
“我想做个同夫子一般的人,教书育人,桃李天下,你呢?”
“我宋连啊,只要同你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就够了!”
“会的,宋连和夏安,一定会是一辈子的兄弟!”

谁的誓言渐远
不见旧时容颜
谁将流年偷换
为谁书了长安
桃李天下谁之所愿
听谁道声此生无憾

“夏安……”

(注:夏安为上文中的大人,宋连则为宋公子,亦是后来醉酒的夫子)

https://o.ruogoo.cn/upload/27bae4e3bb8cd68e0939fd507bab4f97.jpg

https://o.ruogoo.cn/upload/cf79f923837d5873f2eaa8e4557b65a5.jpg

https://o.ruogoo.cn/upload/eca40741bdaf4f2ba200e08a4339686c.jpg

https://o.ruogoo.cn/upload/41808d8ae32f6b55c315a98c2365045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