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族以冶陶传世,出生于冶陶世家的她,对这份工作兴趣俱盛。



那天,她手中鎏着淡蓝荷花的瓷器引起了过路的一位公子的注意,公子见她十分认真便翩翩袭来,俯身端详这件精致的瓷器,说:“姑娘可是好手艺,又是如此认真,色淡而不厌,花妖而不俗,甚是不错。”她垂下眼眸,说:“小女不才,从小便得到熏陶,自己也便爱上了冶陶,公子见笑了。”公子吟吟地笑着说:“就这件,我买了。”



第二日华灯初上时分,公子再次来到这冶陶苑,她望着他深似海的眸子,只听他说道:“本公子喜欢你这镀花,冶陶的工艺,昨日从你这里离开,特意找了人帮本公子在蜀锦上摹了你这荷花,此人技艺精湛,应当分毫不差,还望姑娘收下。”她接过他手中的蜀锦,暗自佩服竟然世上还有人能摹出她的荷花!说:“多谢公子,那可真是麻烦那位大师了,我定当好好保存。”



公子的脸碰上她的鼻尖,掠过一丝狡黠:“那你怎么知道这个人会不会是我呢?” 她连忙退后:“公子…” 他更亲近了她:“我喜欢你,就像你冶陶时那般的纯粹。”

https://o.ruogoo.cn/upload/b35b126420e250190814f40360c6cfa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