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又是一年春夏时节,我从西湖回了紫竹林。林中竹子开的正旺,清风拂过,竹叶飒飒。风触有声含六律,露沾如洗绝浮埃。
我却无心去聆听那竹中声音的美妙,快步进了林中。兴许是见我面色不善,两个童子拦住了我的去路,我横剑挡在身前,正要呵斥,却听竹林深处有声音传来:“童儿,不得无礼!”接着那两个童子不情愿的让开了路。
我冷哼一声,提剑走了进去。莲花座上的人正闭着双眼打坐,面上一如以往的淡然之色,对我的贸然闯入未露出半分的不悦。我抬剑指着她,剑刃泛着幽然冷森的光芒,声音中带了些许怒意:“放了我姐姐!”
闻言,她睁开眼,眼睛平视着前方,一片清明,然后缓缓开口,却是答非所问:“世间千劫,皆为造化,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我向来不懂佛,更不要说如此有禅意的话,剑又向前了一分,继续道:“我不懂你们这些佛家伦理,我只要你们放了我姐姐!”
她终于转头看了我一眼,忽而问道:“小青,你可找到她心中的‘人’为何意?”
我惊了一下,全然未料到她会问我这个问题,握剑的手一松,垂了下去。何为人?我依旧不懂,过往的种种似乎又浮现在了眼前。
【二】
我自小便生在青峰山,迄今为止已在山上住了数百年。青峰山上幽谷俊秀,十里桃花灼灼,草木峥嵘,云霞可变万色,千年古树错节盘根,不失为精怪修炼的好去处。然而山中生灵虽多,能化成人形的却只有我一个,为此我不免有些惆怅。
一些灵兽虽然能说话,但形体终究是兽。无聊了,我就化作俊美的男子去人间耍耍风流,可再回到山上时仍是寂寞一人。
“唉……”我躺在湖边的石头上,望着湛蓝的天空叹出了今天的第一百七十次气。
也许是听我今天叹气叹的有点多了,从我身边游过的一只锦鲤实在听不下去了,在我身边停下,说道:“你一条蛇有什么好惆怅的?不去好好修行,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我转了转身子,俯头看着它,道:“如果能再来个人陪我,我就不这么惆怅了。要是你们能化成人形也好啊……”
“得得得,你自己继续在这惆怅吧,我懒得管你!”它说罢匆忙而逃。
我笑着看它游远,随即又躺回了石头上。
每当有兽嫌弃我时,我就拿他们不能化成人形来反击他们,每次都让他们无地自容,可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再也没有兽愿意同我说话了。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好好修炼,以求早登仙籍。然而修炼了这几百年,连一点仙气都没修出来。有兽友说我凡心太重,我想他是对的。说我风流也好,纨绔也罢,我只不过是一个人寂寞了太久,想寻求一点人世间的温暖罢了。
不知是不是老天爷也厌烦了我的叹气,终于给我找了个人来,不让我再对着他长叹。
【三】
遇见她的那天是一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日子。
那日我正在洞口晒太阳,忽见远方云峰起落,料想是有人进了青峰山,于是便前去查看。在青峰山的缭绕云雾中,隐约间我看到有一人正向这方走来,从身形来看似乎是个女子。
待她走近时,我突然怔住。我从未见过那般好看的人儿,宛若九宫仙神,人间那些女子与她相比皆失了颜色。
我背对着她站在青峰山的山口,手执一把骨扇轻轻摇动,长身玉立。我自以为如此便可以倾倒世间所有女子,奈何她却是个意外。
她非但没有被我迷住,反而走上前来,在离我不过三尺远的地方停住,问道:“前方何人?竟敢挡我去路!”
我微怔,丝毫未料到她会如此说,对她立刻起了兴趣,转过身看着她笑道:“在下是这青峰山的主人,不知姑娘要去往何处?”
她蹙了下眉,并未答我,直朝我这边走来。我神经骤然紧绷,可她到我身边时却是直接越了过去,连看也未看我一眼。
我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这数百年来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山上凡是与我熟悉些的灵兽,都知道我的脾气不怎么好。而且好不容易来了个人,我又怎能轻易放过她!
我一把合上扇子横挡在她身前,道:“姑娘还未回答在下的话。”
她稍微转头看着我,眼神冷冽,朱唇缓缓吐出话语:“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答?”
我被她噎住,不知如何作答,见她又要走,忙上前一步拦住她,不知怎的话就出了口:“姑娘且慢,我这青峰山样样都好,就差个女主人。我见姑娘品貌端正,与在下在这青峰山上结为终生伴侣,一同修炼修得正果,岂不是美事一桩?”
她脚步一顿,我以为她要答应了我,心下暗喜,却听得她道:“休得胡言,你既想修得正果,就该清心寡欲,潜心悟道,怎可生此邪念!我劝你还是了断红尘,回山潜心修炼去吧。”
“住口,我就是见你貌美动了凡心,今日你依我便罢,稍若延迟,我让你知道我青峰宝剑的厉害!”我何曾被人如此说道,心中自然不爽,说罢手中便出现了一把通身青色的宝剑。我懒得起名字,这是青峰山,便叫它青峰剑了。
我知她的法力在我之上,但我年少气盛,非要和她打一架才肯罢休。
开始我与她打的难以分出胜负,可她到底是比我多了几百年的道行,我渐渐落了下风。打斗中她现了真身,我笑道:“原来你也不过是条蛇嘛!”
她不置可否,最后我终是未抵过她的一击,倒在地上,眼看她的一掌又要落下,我急忙求饶道:“姑娘道法非凡,还望慈悲,饶恕于我。”见她面有犹豫,我又道:“我情愿跟随姑娘侍奉左右,一同修炼,以求正果。若我口不应心,便遭五雷之劫!”
她仍心有疑虑:“可你乃男儿之身,阴阳有别,你我怎可同行?”
许是对这漫长的孤寂当真厌恶了,我此刻只想着与人结伴同游,思索一阵,便道:“我情愿化为女儿身,侍奉姑娘终生。”
她惊了一下,忽而笑了,我看着那抹明媚的笑颜有片刻失神,然后身形一转便变作了女子,身着青衣,螓首蛾眉,盈盈一拜,道了一声“姐姐”。
【四】
我终于离开了青峰山,与她姐妹相称在世间游乐,她说她要去看懂世间的人,我不懂这些,但能每日伴她左右,我已知足。
若她一心修行,又加上身旁有菩萨相助,仙剑为伴,成仙之日指日可待。可她却是动了凡心,将先前与我说的一切全部抛却,去做了一个普通的凡人,嫁为人妻。
那是一个书生,儒雅谦良,同时开设医馆施药救人。我不知姐姐为何会看上他,一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有什么值得喜欢的?为此与她吵了一句又一句,然而换来的,却是她的一句“学做人”。
她说:“小青,要懂‘人’就要先学会做人,将自己看作凡人,忘记妖的身份,成亲生子是凡人的宿命,我既然要做人,自然也要如此。”
我对她这一番话颇有微词,妖就是妖,怎可做得人?世人都道蛇冷血,我想这用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凡人寿命短暂,还要受尘世的束缚,而且书生都太过迂腐,何如做妖来得自在?劝说也好,威胁也罢,奈何她一意孤行,我再无任何办法。可她说的那些我从来不懂,也不想去懂,我能做的,也只有继续陪伴她了。
凡人不过只有短短数十年的寿命,到时待那许仙寿终正寝,以后的漫长岁月中,依旧是我陪着她游山傍水,如此一想,心中的埋怨倒是消去了几分。
然而那金山寺自诩正义的和尚法海又怎会容得下两只妖怪在人间作乱,遂抓了许仙逼他出家,劝他莫要再被妖怪迷了心智,欲引他走上正途。
我与姐姐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去金山寺要人。后来的事发生太快,令我有些措手不及。
法海拒不放人,无奈之下我便和她施法催动江水要淹了金山寺。可她当时已有身孕,施法过度动了胎气,控制不住水势,结果大水成灾,害了无数百姓。
【五】
不知又过了几百年,青峰山上的景色远不如以往,草木渐枯。那日我站在山口,忽然明白了几百年前去紫竹林时菩萨的那句话。
后来她被压在雷峰塔下受苦,而我则浪迹世间,去寻找她心中所谓的“人”。可世人欲念贪嗔爱恨太过陈杂,因果循环,环环相扣。这些不过是人的执念太深,无法抽离尘世罢了。
而也许正是因为她对许仙的情太深,所以才会水漫金山,种下罪孽被压雷峰塔受苦。
还记得当年水漫金山时,我问她为何要如此做,她对我说:“我只知道怎样去明白人情世故,依据所有的做人规矩,若是这样也错了,那我千年修行就不知所为了。”
可是姐姐,你总说人间有情,要去寻找世间所谓的“人”,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姐妹相处的这几百年也是情,你可曾将我当作人看过?
我知道,这个问题她不会再回答我了。
【六】
后来我回了青峰山,恢复了男子身份,继续过着孤寥寂寞的生活,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始点。山上桃花开始凋落,恍惚间,我看到有一人正笑着看我,一如多年之前在青峰山前让我失神的那抹笑颜,看过便再难忘掉。

https://o.ruogoo.cn/upload/dbe525a97180e60fd1e3c47df74dff3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