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1912年,乱世之间她将他救下,他离去之时答应她会回来。自此以后,她每日去戏馆演出时除了一如往日的巧笑顾盼,便是打听革命军攻城的消息,只为了心中期待的那个人。
因为他说过回来找她。
时间过了几许,听说革命军便要进城。那日,她满怀欣喜的拥扰在人群中,探头寻找着他。
她被挤出了人群转而撞到一个坚实的胸膛。
“是你”
“是你”
两人驻足在行进的队伍与摇曳的人群中。军官,戏子。时间冻结在此刻。
“我说过,我会去找你”他又走了。
等待的时间如此漫长,转眼见已入冬。她每日伫立窗台向无尽的长街望去,只为了寻他身影。
“咚,咚,咚”
她卸下木栓,四目相对。他走入房内,她掩上门。
“我叫入画”
“方浩然”
两人一言一语的聊着,她为他演了一场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侵虐者大举进犯,他又要离开了,去更远的地方。
“等我们赶走了侵虐者,我一定带你走。”
这一别,不知是多少年。入画坐在镜子前梳妆,发现已有几丝皱纹爬上了眼角。终究是岁月不饶人,红颜易老。
解放后,入画依旧穿梭在戏馆之间,尽管这些年来,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可风姿音容还能博得听客一笑。
终于1949年,蒋介石逃到了台北,她才得知他的消息,人们都说他是嫡系军队,随蒋介石去了台北。
自那以后,她变不分戏外戏内,终日唱着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改至《第三十八年夏至》
原创吕大鹏
_______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
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迭的衣
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
静静合衣睡去 不理朝夕

他演尽了悲欢也无人相和的戏
那烛火未明摇曳满地的冷清
他摇落了繁花空等谁记起
为梦送行的人 仍未散去
____《第三十八年夏至》
演唱:河图

https://o.ruogoo.cn/upload/6d263fdec30c19a841b5b8902d2b15a8.jpg

https://o.ruogoo.cn/upload/4bae93d0e5bc5409fa1bc8b04813ee5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