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 别离军训伤离恨(二)
他微红着脸,拉我上楼,推开一扇豪华的门,将手里的一包东西塞给了我,淡淡地说道:“进去,拿着!”随后,自己进来,将自己手里的一包东西打开,拿出香皂,牙刷,牙膏,毛巾塞给我后,自己快步走进屋内左侧的小屋内,我只听见水流的声音,感觉到热气腾腾的雾气。原来那是洗浴室,他出来后拉我进去,我手忙脚乱将他塞给我的东西掉一地,我想道歉他也不给我道歉的机会。
只感觉到他的力气好大,捏的我左手腕上留下了他细长的指印。自己转身出去一分钟内进来将两包东西塞给我,我傻乎乎的双手抱住两包东西后,想感谢他,他也没有给我感谢的机会,留下句:水给你备好了,赶快洗吧,洗后把我给你备好的衣服换上后再出来!
此刻,我的脑海里异常的混乱,因为我已经不知道改怎么走下一步了,只好按照他说的沐浴,洗漱,换衣后推开了门。脑海里忐忑不安,想着向他道谢的台词,谁知,我门刚推开,他就开始冲我傻笑,又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语,我呆呆的看着,不语也不笑。手里拎着灰色布袋子。
“给你,接着。这是书包,把你布袋子里的东西全装书包里背上,快点。我都饿了,还要一起吃饭去呢!哈哈。”这几句我勉强听懂了,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他又说了好多,我记不清了,总之,后面的话语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渐渐地,我意识到自己开始相信他,信任他。当他替我办了许多事情后悄无声息地离开,我才发现自己可能是这世上最笨的人了,居然连帮助过自己的恩人叫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内心仿佛注入了悔恨的情感相互交错着,脑海里时常幻想与他重逢之日的种种台词。没想到我们居然在湘洲学院重逢,真是无处不相逢呐!

那次的帮助不算帮助,毕竟那一万元是学生会文艺委员岳碧莲出的,我只是出面圆场了一下,也没有帮到他什么。可他依旧说出了感谢的话:我会还你的,但不是现在,非常感谢!有缘相见!
可我……可我却从认识他开始就没有说过感谢他的话,这让我的内心无比的纠结。
殷雪!我记住了,这是第二次,你第二次在我眼前悄无声息地离开,那次,你没有给我理由,我只想:下次见面,绝对要问个清楚,为什么他会突然离开而不向我打招呼呢?难道,我不算是他的朋友?还是……其他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呢?

殇月面无表情呆呆地站立着,回忆着与宋殷雪的相遇,虽然短暂,却帮助了殇月很多很多……这个,只有殇月自己心里最清楚……最明白!

落日彩霞,如同玛瑙的姿色,红润光滑,映射在中央操场,鲜艳的五星红旗随着晚风的来临从容的飘扬,杨柳树下,年轻的少年,追忆流逝的岁月,想着自己来到这里的重重经历。看着分别的时间已经超过许久,猛然间发现操场只剩他一人,殇月这才回过神来慢悠悠地向宿舍走去。
此刻,北京时间已过七点。幽然静谧的校园彰显一副祥和的景象,青翠的树木,娇艳迷人的花朵,如同善良的天使守护者这座校园。红润的彩霞,透过枝叶柳条,射出一道庞若红外线的光芒,反射在一位安静沉默地少年背影上,折射出少年内心的纯洁与凄惨,留下一段晚霞的回忆。
少年独自一人走着,手里抱着一包饼干,看见有人便悄然绕开,反正校园内石子小路多的是。殇月知道此人是寒风,自己装作是散步却默默地跟在寒风身后。绕着绕着绕道了人多的地方,那里是湘洲学院北面的花园。寒风在花园边走过,殇月转头去欣赏一朵美丽的花朵时,寒风却消失了。殇月看了看这座花园,自己对湘洲学院内部构造可谓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宿舍,食堂,教学楼和图书馆就是啦,校园的景色却不曾欣赏过。
花园边坐着比自己年级高的学长学姐们,有情侣低声细语、有好友拍照留念、有闺蜜们打逗嬉戏、也有学霸君背书学知识。每位学长学姐们看起来精神可嘉,气质非凡。同样都穿着湘洲学院的校服校裤校鞋,佩戴领结,可为何差距还是很大。殇月看着有点自卑便想离开,再加上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还不如学习寒风的做法悄然离开的好。
可殇月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发现,所有的目光都盯着他看,殇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微微一笑,向着花园边的学长学姐们鞠了一躬后转身离去时,恍然发现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