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传说/天池之境/有位邪神被封印/邪神/邪神/请您聆听/千万亡灵在悲鸣/烈火熊熊焚烧吾家园/鲜血烈烈铺就往生路/我还听到敌人的号角/像雷鸣在咆哮/邪神/邪神/您还在沉睡否?/您的子民在哀嚎/传说/传说/您滴血化吾祖先/也曾同战到天明/愤怒呀!咆哮呀!觉醒吧!沸腾的血液请不吝拿去/点燃神印的阵灵/残破的身躯请不吝拿去/精血孕育您神躯/疯狂的灵魂请不吝拿去/迎接您的降临!吾族的亡灵依旧追随您/共您恢复荣耀真名!”
天山脚下,烈火伴着哀嚎奏鸣。在那一片艳红色中,一群姿色出众却狼狈的趴在鲜血中哭泣的人格外的鲜明。不知是谁第一个唱起了那世代相传却被禁止的咒曲,在哭声中断断续续,哑不成调。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少,唱诵咒曲的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坚定。连侵略者的大笑声都渐渐失了音,有些无措的看着那群仿佛用尽全部生命歌唱的人。看他们在歌声中,一个一个倒了下去,化作萤火一般的星光。最后汇成一条星河,流向天山之巅。
当歌声全部消散后,四周静的有些可怕。灼热的大火依旧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却无端让人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窜上来,缠绕在心头,久久不散。
半晌,终于有一个人回过神来,动了动脚尖,嘴里却抽着气,嘶声喊道:“是魅猫族的祭献之歌!竟……竟然……竟然灵验了!”
他旁边,一个近3米高的大汉也终于有点回神,楞楞得转过头看他,眨了眨眼睛。汗水随之划入眼眶里,让大汉不自觉的又眨了一下。
“骗……骗人的吧……怎么可能……区区魅猫族……怎么可能会有邪神这种东西存在!”身后几乎变调的声音让大汉瞬间清醒过来。
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只是抖了抖嘴角,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只好狠狠地一握拳,转身将身旁和身后出声的人踹倒在地,一抬手又给自己扇了一巴掌。
这动静终于把所有人都叫醒了。大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哑声道:“所有人听令!一分队回去,详细禀告长老!其他人……”他咽了下口水“和我一起,去山顶看看!”
“是!”整齐的回答声里,一个个几乎变了调的声音尤为突出。
肃杀的黑色洪流迅速分作两队。一队人少的脚尖点地,消失在半空中。另一队缓了缓,随后朝着山顶疾奔而去。
天山很高,山顶隐入云际几乎不见踪影,顶上常年白雪皑皑,却植被丛生,美不胜收。山顶的中心是凹下去的,形成了一湾湖泊,湖面飘着浓浓的雾气,看不分明。走近了却又景色分明,清晰可见。甚至可以看到湖中游曳的小鱼和湖底的水草、石块。
大汉无意识的松了口气,正打算回头吩咐两句,却发现身后已经空无一人。来时听到的鸟鸣,风声,和旁边湖中小鱼拍水的声音都消失了。静的可怕!大汉甚至觉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消失了。
他不停的环顾四周,一切都和来时一样。这不对劲!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心跳越来越快,似乎连胸腔都在震动,却依旧听不到任何声音,连心跳的声音都似乎被屏蔽了。
不知等了多久,就在大汉觉得自己或许已经疯了的时候,一个轻灵的隐约地铃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这寂静的环境里,让人为之一振。大汉眼前一亮,却转眼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一阵风轻轻的拂过树梢,所到之处都仿佛又活了过来,变得生机勃勃。
这时,湖心轻轻的荡出一个波纹,一只黑色的小奶猫钻了出来,灵活的游到岸边,跳到岸上抖了抖身上的水。
小猫甩了甩脑袋,喵喵叫了几声,随后竟然口吐人言,矜持又自得的摇了摇尾巴。
“封的那么严实,我还不是出来了!哼,一群老神经,看我这次不闹个天翻地覆!顺便给你们也找点事做做~”
小猫睨了一眼地上倒得乱七八糟的尸体,轻哼了一声。一个幻杀低级复合阵而已,一个个都看不透。现在妖界也是越来越没用了,也不过才一千年没出现,竟落寞至此!
侧头撇了眼湖泊,想到在此守护了千年之久得魅猫族,现在只剩了元灵沉睡在湖底,顿了顿,抬起前爪在湖边一拍。
湖心渐渐涌出浓浓的雾气,将整个湖泊都包围起来,有些还向岸边漫过来。沾上雾气的血肉都像雪一样化成了水,顺着雾气的方向流入湖中做了那些元灵的养分。
小猫倒是例外,站在一片浓雾中,除了越发神秘缥缈,半点影响都无。反倒是身上的毛发干了之后,看起来愈加的可爱无害。

https://o.ruogoo.cn/upload/27bbc3df6034a52166d3fa90e3b1e1f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