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渐离


你是琴师,是剑客,亦是墨家人。

昔日,你行至易水,击筑送别;今时,你辗转燕国,琴箫和鸣。

我愿穿过那两千年的轮回之境,去触碰你那持着水寒剑的寒凉指尖;然,这只是奢望。

秋波送水亦送人,永远停留的却是用琴音描摹出的笃定。生逢乱世风急,终抵不过你的高山流水。

你口中的“将死之人,勿需多问”,这不是那苍茫辽远的孤寂,而是慷慨辞行的重情重义。至此,你的琴音多了几分凄清肃杀。

一切终将平息,你也会像一叶孤帆远远消逝,不留行迹。

谁又能见我伫立在青山上眺望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即便望也望不见。

https://o.ruogoo.cn/upload/d7d47cc89fd6e790bacb4b8ceb22aec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