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异
王荔枝2016.8.26夜&翌日

吾今次行文,概分两部分内容,其一为吾迥异于他人,其二为吾己身诸时各异。若汝不苟同,望勿恶言相向。

【壹】

昨夜与家姐畅谈,吾旧事重提:“汝等己丑年委实过矣,竟曾言,若二胎生女,则交与吾抚养。” 家姐笑曰:“若是那般,有稚童唤汝为父,岂不快哉?若得子,归汝,又当如何?”吾铿然回绝:“吾亦不收,断不艳羡汝等。”
为人父母,怎得其乐?垂髫小儿,乱吾余生。
吾实不知悉他人怎会因此而乐,更不愿知悉。婚恋孕育,难免污秽。常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反斥吾为异类,不以纯洁为崇尚。
况历来不乏此类人,甘蒙受惩之难,为得一子,勇于偷生超生,窃以为香火得以延,殊不知祸患已近矣。

回眸半生,吾所爱之人泛众,然,十七载春华以来,唯心如至爱。放眼余生,吾亦将持之以恒。
岂为愚耶?
非也!
实为痴也!

吾虽为贪恋美色之辈,然,碧水云天之间,丽人如织,何以吾便就执念于此?
其美也,自是首当。心如温婉娴雅状,恰似由古典仕女绘卷娉娉袅袅而下之淑媛,可华美,可清丽,亦可隽永。
镌刻于世人眼底心间之美好,得以永年。
有女美如此,已是超凡脱俗,更何况其秉性心境之非凡。
纵览心如历朝之行,或得帝王圣宠无双,或得佳配一生挚爱,岂是单凭美姿容,即可得如此焉?
非也!
运筹帷幄,气度轩敞如漪房。
秀外慧中,气魄非凡如媚娘。
笔底明珠,兰心蕙质如紫薇。
······
凡此种种,不一而举。
试问,吾见过这般尤物,领略其万般风情,怎会对庸常女子许下相守一生之信誓?
况,庸常之人,大抵只知吾貌佳,再者,知吾临画尚可。知吾喜文者,除网络之交,现实中能有几人?何人可与吾相知相许?

吾愿,就此寂寂此生,断子绝孙,沉醉诗书画艺,心如化境。
守一室纸墨,闻见书卷幽香,此生,足矣。

爱一人,并非为延续子孙,甚至并不期许此生一见。只愿心中有爱心如之意,吾愿,足矣。

以此观世俗之人事,吾断不愿与之为伍。
为人父母者,为子女悉心操持大半生,甘之如饴地常年付出,最终得到的,恐怕只是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红楼梦》里《好了歌》即有云:“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另,吾在家已多年受小儿之害,其父母只会姑息纵容。今年吾下令,此等小儿再胆敢擅闯吾住处,吾定斥之揍之。
他人言吾将不得善终,晚景凄凉。吾是否终如那般,世人皆不可知。然,吾可断定,如若吾有妻儿在侧,即是眼前身边灾祸无尽,误人误事,伤财伤心。届时,吾又要受应试教育所苦多年。闻说台风眼周遭可怖,中心晴好。难不成要吾历经台风之苦难,而得台风眼处之最终安好?委实不易。
若要吾如他人般喜好扑克麻将,烟酒赌博,闲言碎语,吾亦办不到。

至于他人肆意摧毁美好物品,大至火烧圆明园,小至吾画被小儿毁,此类事件,之于吾,即是匪夷所思,天理不容。

书画怡心,心如怡情,雅好相伴,流年静好。

然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吾又怎可时时处处优于他人焉?
能力,办事能力,处世应变之能,较之常人,吾之逊色,甚矣!况吾既贫且娘。
吾办事能力极其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呜呼!古往今来,世人岂会只因才德即会服人?吾只知待人宽和有礼,既不知个中微妙协调,遂难以与人交好。多少昔年挚交 ,仅因对方言谈不善,吾断然不再与之续缘,转而成陌路。非吾冷酷无情,实是诸人见吾良善,以为人尽可欺,多番对吾言谈不敬。吾不言语,断然离去。诸人无礼,似唯吾独礼,莫不是错在吾?
近日观书《在水一方:琼瑶》,其中提及,人性本就善恶共存。是否,吾只愿受其善,不愿受其恶,是吾之片面?
吾亦有非善之时,早已改过,存善之心,但求至死。
本地义工者众,常年行善不求报,不畏艰难,任劳任怨。吾亦无此境界。

是以,善办事,善与人相处之人,常年行善之人,当受吾敬重。
为小儿多年付出之长者,亦当受吾敬重。

【贰】

回首半生,吾应是长成为一诚惶诚恐之人。
追忆孩提,吾等是何其胆大!于悬崖绝壁处临立、戏耍,吾等皆不以为意,只觉愉悦。濛濛雨天,吾携稚友远行他乡,竟至齐齐立于桥畔,煞有兴致,争相探讨河畔那物是鱼是草。彼时,大河宽且深,桥面距河面约有六层楼高,而全无栏杆!
至今想来,吾后怕不已,只消当初踏错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漫长成长岁月,吾多年言谈无度,曾还热衷煲电话粥,不多时百元即耗去。近些年,吾已更趋聆听,确保无失。即便看似高调多言,吾亦只言说佳话,秉承奉迎之道,不争执,不道短。
吾初出双十年华之痴狂,已如东逝水不复来。
年岁渐增,吾亦反思己身,诸多不当之处,断不再现。

骨血里爱美之心,倒是自幼有之,随着年岁增长,不见其减退,反愈见其华。
看人、藏书、行事、言谈、文画,吾莫不以“美”为圭臬。年少时无奈经济不允,吾难以涉猎诸多好书。待及长成,吾在书画方面花销是水涨船高,乐此不疲,反倒渐失了年少初心,常感观书疲累。

若上苍怜悯,赐两世光阴,吾亦觉沉醉书画不够。年少春光,多少好年岁皆虚掷了去!
过往命途多舛,也亏得吾轻视之,以平常心相待,竟悉数平和经过,终得今时今日之安逸。凡人俗事待吾,虽多年不公,但亦有眷顾。吾依然心存感念,没齿不忘。

凡人看待光阴之中人、事、物,大抵如此,对期许未及之类,心心念念,怀揣绮想;对已然得手之类,不甚珍视,漠然以待;对已失却之类,怅然良久,祈盼复得;对久远之类,心向往之,寄托遐想。吾愿珍惜当下,怀念过往,对青史变迁,缅怀敬重,对前景,随心,随缘,不奢求。

吾,终究还是深爱这纷繁世间呵。

【终】


【吾今次画作仿自猫君笑猪画集《花君宴》 恒爱你们】








https://o.ruogoo.cn/upload/53457501c8a0fdbecd98b2bd81e44ce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