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 院内遗音堂惊梦蝶(一)
殇月静静地看着眼前诸位学长学姐,发现他们的校服颜色与自己的不同,吴殇月这才想起入校时学校发给他的《湘洲学院新生守则》。想着赶紧回宿舍去看看吧,否则出错违规违纪的话可真不好说话。
殇月鞠过躬后转身原路返回,可在校园内绕开绕去又回到花园前,心想:难道我迷路了?
“殇月?你怎么在这?”带着惊诧莫名的语气将殇月问的不知如何回答。殇月回头看了看那人,见到眼前的人不是那位学姐吗?心情一下放松了许久。
“我……?”殇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吴殇月知道这里自己没有来过,也不知道这是学校的哪儿,只觉得这里的气氛好温暖,好温暖……
“这里是湘洲学院内最风流的地方,你看……那边的桥上有多少沉醉在爱情里的少男少女呢?”碧莲指了指殇月身后远处的一座架在两栋楼之间的走廊上,开心的说:“要是璇灏和常人一样我也可以和他一起去那里!”
殇月不懂为什么碧莲学姐要把连接图书馆和教学楼的宽敞走廊称作‘桥’呢?殇月没有询问里面的原因,只是笑着回答:“哦,那这是哪儿?”碧莲听后笑道:“你……你果然迷路了,哈哈。”殇月面无表情的两眼痴呆的看着周围,碧莲说道:“你要去那边的亭子里吗?都是美女,没准可以给你寻位佳人呢?走,走啦!”碧莲说着拉起殇月的左手腕,向前走了不到两米,突然,殇月只感觉自己右侧杀气腾腾,正要去看。哪知梅阆醋意十足,抬起左腿猛向殇月左胳膊踢去。
那一刻,殇月知道自己惹事了,眼前的暴力蛮狠的学长在此时居然对自己的学弟出手,可见他果然是位爱吃醋的家伙。梅阆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殇月,碧莲看见梅阆的腿抬起来却没有反应过来,睁大眼睛继续拉着殇月的手腕看着他。正想说话,无情的一击落在了殇月左胳膊上,如此的撞击迫使碧莲松手,碧莲生气的说道:“梅阆!你干什么?”
殇月傻乎乎的看着学长给自己的一击后,低下头,不语。殇月就像吃了委屈药似的不知缘由,静静地站在那不说话。
梅阆身后的两位跟班说话了,其中一位说道:“学弟呐,你这叫不懂沉醉在爱情里少男少女的心而招来的惩罚,哈哈,感觉如何呢?”旁边的一位也跟着说道:“这也叫作不懂谈恋爱的悲剧喽!”
殇月这才知道,原来梅阆喜欢的人是碧莲学姐,可是,碧莲学姐却时常和校内的其他学弟或学长聊天,从未在空闲时间搭理过梅阆。梅阆不服气,这是在阻止碧莲和在校的每一位男生在空闲时间谈话聊天的机会吗?
殇月笑着抬起头来,说道:“学长真是醋意非凡,我只是迷路了,想请学姐帮忙而已,那学长告诉我呗。”梅阆听后,语气变味似的故意说道:“好啊,去吧,走到那座亭子里有路标指示的,那里可有比这里更美好的风景哦。”殇月随着梅阆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座亭子刚才碧莲学姐也说过,两人配合的这么默契,何况,碧莲学姐正是要拉殇月去那啊!殇月鞠过躬后转身小跑着向亭子里走去。
这座坐落于湘洲学院内图书馆后的亭子,这里人们给它赋予了新的名字,这里,聚集着爱好音乐的小伙伴们,她们在这里练歌,对歌,跳舞,无不热闹。
古老的建筑,荡漾着青春的喜悦,温馨的家园,流星雨划过眼角的视觉。一座树立在殇月眼前的古老八卦亭,佛若闪着缕缕淡紫色的气息,亭子上挂着一块匾额,匾额上用篆书印刻着‘遗音堂’三字,两侧红漆色的柱子上用篆书印刻着:
御琴白棋泠泠作响
纸书秀画笔笔落觞
亭子里的一张长椅上坐着身穿碧蓝色整齐校服校裙的学姐们,另一张长椅上坐着身穿碧蓝色的校服校裤的学长们,他(她)们说说唱唱着无不欢喜。殇月走进去后,笑着鞠躬后,抬起头向前方看去,殇月顿时傻了眼。
殇月看着眼前‘遗音堂’内的一幕幕,心情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新生吗?不错,长的蛮可爱的嘛?”一位淘气的学姐说道。
“学弟呐,告诉学姐你QQ号呗,交个朋友呗!哈哈。”“学弟呐,你叫什么呢?”
殇月看着眼前的景物,已经沉醉在美好的事物里,学姐们调皮的话语殇月切未曾回应,只是很温和的说道:“学姐,这是哪儿?好漂亮啊!”话音刚落,亭子里的十位少男少女都笑着站了起来。看着眼前无知而又可爱的学弟,这副欣喜的表情和自己当初入校时一模一样。殇月看着眼珠子也不转一下,激动而又喜爱的情绪表现在通红的脸蛋上。
一位学长将手搭在殇月右肩上说道:“你是新生,流露出这副表情可以理解,哈哈。你可以进去走走,去感受一下传说中的‘大学生活’,去吧!”说着从殇月身后用力推了一下。殇月随着这股学长的力量向前倾去,正好撞在了一位安静少年的右肩。殇月立刻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安静的少年,淡淡地用忧郁的目光看了殇月一眼,什么也没说,走上亭子的三层台阶后,穿过亭子内的学长学姐们,穿过亭子下站着的碧莲学姐和梅阆学长的身边后,渐渐地消失。
他的背影,一股冰冷而苦涩的气息流露在外,手里拎着不知名的东西。碧莲看见殇月撞了那人,便小跑着走到殇月旁边,说道:“你没事吧?”
殇月惊奇的说道:“咦?学姐的话什么意思?”
碧莲淡淡的一笑,解释道:“他是这座亭子的老大。这话你明白吧?”
殇月应和道:“哈?亭子里的老大?什么意思?那他怎么出亭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