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清晨,丝丝凉风拂面。我早早便起了。我重复每日必做之事,将庭院中的花草都依次浇上水。不过,今日这水我倒是浇得稍少。望着眼前这几盆雏菊,前些日子原本还是金灿灿一片,繁茂的一朵朵此刻竟已经满地凋零,残叶悬枝。缘竟是昨日的那一场雨饬伤了这一地繁华,剩的几缕残梗败叶。倒徒引了我满心荒凉。放下手中浇灌之勺壶,我径直奔向我的那几株药花。走近一看,叶上还挂着几颗晨露,随着微风一吹,叶上晶莹的小白珠在叶面上便摇摇欲坠,带动枝叶上下颤动。这几株药花还没开花,只露出了几朵小小的花苞。不过此刻却是依旧完好的。我只是满心庆幸,幸好它们还在!无论如何,这几株药花是一定不能死掉的。有了它们,我才能看到他获得幸福的那一天。顾浅,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这几株药花我是特意放到屋檐下的,每天会将它们搬到院子晒晒阳光,会定时将它们搬回屋檐下,有时刮大风,下大雨了,我也会把它们搬进屋里。看到它们健康的生长,我仿佛就看到了顾浅的笑颜。当然,这府中的人都是知道这几株花的重要,他们是断然不敢碰的,因为孟卿南吩咐过。有时候,孟卿南也会替我照顾它们,甚至比我照料得还多。或许有时我会忘了把花搬进屋,但是他从来却是记得的。所以,它们才可以长得这么好。
“白芷,你又在照顾花?”身后响起一阵声音。
“嗯。”我搬起一盆药花转身看向孟卿南,微微一笑。然后,走向那边的庭院。
“我来帮你搬吧。你先好好休息,我来就好。”他走到我面前,接过我手中的花盆,仍旧是一脸温暖笑意。
我知他意,且往日均如此日,我也难推却便只好由他来。只是笑着将手中盆交予他手。
“最近府里忙吗?”我问他。
“不忙。”他将花盆轻放,笑着向我走来。
“那就好。”我稍稍放下心。
他经过我身边,走至前方剩下的几盆花处又轻轻地抱起一盆。“昨夜雨下得很大。”
“是呢。不过……幸好有你。”我对他笑着说。
此刻,他就站在晨曦里,怀抱一盆含苞的药花,脸上泛起微微笑意,给人一种春天的暖意,尽管这已是秋季。
“只要是你所在意的,便是我要用一切去守护的。”我以为他不会答话,谁知他却在抱着花盆即将转身那一瞬如此说。然我,却是一心愧疚的。
我本想再说些什么,可话至嘴边,终是难以说出,也便只能望着他的背影暗自沉默。
孟卿南,不值得……我白芷从来就不值得你为我如此……
“白芷,你看,天边的日出,好美!”孟卿南指着院中斜上方的那片日出,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是呢~好漂亮~”我轻声说道,这声音仿佛只有自己能听清。我也对他一笑。

https://o.ruogoo.cn/upload/b5c82c3b807be1b19a5b4d95de35cfbf.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