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中秋节是儿时一次在邻家过节。那时还没有退耕还林,山上和坡上的田地都在,所以每家几乎会有很多块地儿,每年秋收也会忙一个秋季,不像现在,中秋节还没到来地里的土豆全都已经挖完了。
记得那年,邻居三家的大人一起帮一家邻居去挖土豆,一直到傍晚才回家,又是中秋节,于是母亲们叫了自家的孩子都到邻居家过。
因为中秋节正是挖土豆的时节,也是刮蜂蜜的时候,两样碰到一起,便有了中秋节吃土豆沾蜂蜜这个习俗;还有也正是晒粮收粮的时候,有时候一连碰到好几天下雨,麦子晒不干长出了芽。有拾掇的打麦场周边的麦子,掺杂了土疙瘩和石头,不愿意挑拣,便干脆和长出了芽的麦子一起去长芽吧。只要洒一点水过不了几天就发出白嫩的芽苗。再把芽去了,用水淘洗干净,晒得半干就可以去磨面了。这样长芽的麦子磨得面做出来的馍馍或蒸得馒头黏黏的有甜味儿,所以这种馒头的名字叫“甜面菌儿”,小孩儿是极喜欢吃的。
这次三家一起过中秋,正好邻居家有这种面,便蒸了一大锅甜面菌儿,煮了一大锅土豆。这土豆是从山上挖的,黑土中长大,所以又大又好吃,煮出来全都开了花(裂了口子),我们一群孩子又是土豆沾蜂蜜,又是甜面菌儿,没有节制的一直吃,只吃得我和一个小伙伴撑得呕吐。
这是最记忆深刻的一次中秋节,以后每年的中秋,我只记得一次是蒸了甜面菌儿,一次是土豆沾蜂蜜,其他的我似乎都不记得了,大约也还是土豆沾蜂蜜,又或者是没有过。
过节与不过节,不过就是吃了与平常不一样的东西。你过与不过,节日照样都会过。

后来,我可以清楚得记得每个节日、每件事的时候,自己却很少回家了,家人也难以团聚。幸而今年有一个全家都在家的机会。
中秋的前一天一家人去地里掰玉米,因为比较远便不需要一边掰一边往家里运,所以我们只专心掰完用尼龙袋装起来就好。
近年,上头对家乡乡村的环境文化抓得紧,所以各个村镇的马路边都种满了水仙花(实则叫秋英花)和大丽花,所有的马路便成了花路,还有路两边的荞麦地,正是荞花盛开的时候,粉嫩粉嫩的花色,一大片一大片的,又散发着蜂蜜的香甜味儿,像我梦中的场景似的。虽然我身体抱恙,但心情大好,干起活来也得劲。我们一家人一上午的时间便掰完了两大片地的玉米,然后问了三轮车,一车拉了回去。
晚上一家人坐在厅台剥玉米皮,几只蜜蜂嗡嗡地飞个不停,我便说起之前一只蜜蜂追着我跑的事。许是最近用得蜂蜜柚子爽肤水的缘故,一次在加油站,那么些人,可是一只蜜蜂只追着我跑了许久。
母亲说,不知什么时候起廊栏栏杆后面的包谷节里钻了蜜蜂,还挺多的。我欣喜道,那好呀,你们可别动,就让它们在包谷节里住着。
父亲说,得买药喷一喷。
我说,喷它干吗,只要它们愿意待就在里面待着。玉米节之间的间隙正好像蜂巢呢,以后没准还可以刮到蜂蜜。
一下午我们在剥玉米,总有三五成群的蜜蜂绕着我们嗡嗡地飞。
我喜欢蜜蜂!儿时喜欢是因为秋天的时候大片大片的荞麦田,让人赏心悦目的粉色加上香甜的蜂蜜味道,那种感觉别提多美妙了。后来是因为一部影片《福尔摩斯》,福尔摩斯住得地方是一片草园,园中养了几巢蜜蜂,他家帮工女人的孩子经常和那些蜜蜂玩。
当时我就想象着一个场景,一望无垠的荞麦田,几巢蜜蜂,一间小屋,便是最惬意的生活了。
今年有机会赶上荞麦开花的时间,可惜现如今因为退耕植树种得田地少了,种得荞麦也就更少了,也因为天没怎么下雨的原因,荞麦个头长得矮,花开得也小;因为农业的发展,各种省时省力的机器、杀虫药、杀草药出现, 相应的蜜蜂也被杀死或毒死,荞麦花的蜂蜜味儿便没那么浓厚了。
第二天中秋,上午剥完了所有的玉米,并且都架上了架子。包谷节间的蜜蜂一直嗡嗡地飞个不停,母亲看着这些蜜蜂还挺多,便提议说,草房有个哥哥小时候从外婆家背来的蜂巢,要不把包谷节中间的这些蜜蜂收了。
我立马高兴地催促父亲去拿蜂巢收了这些蜜蜂。
几十年了,那个蜂巢被草压在最底下了,不好取。父亲推脱,可我不依,非要取了蜂巢收了。
母亲也帮衬催促父亲去取,让哥哥帮忙。无奈父亲只好去了,和哥哥一齐捯饬,总算把蜂巢从草底下掏了出来。
可是因为几十年一直被草压着,下面又挨着土,蜂巢潮湿的有些朽了,而且还发出一股霉味儿。
挑剔的蜜蜂怎么会搬进这样的巢。母亲拿来开水刷洗,一边讲述哥哥小时候去背这个蜂巢的经历。
记忆中,这该是第四次收蜜蜂了。第一次也就是哥哥到外婆家去背蜂巢的这次,因为当时小,我的记忆是比较模糊的。
母亲说,那时都五六点了,不知怎么回事一窝蜂儿就落在咱们杏树上,我打发你到你外婆家借蜂巢,那时候你还小,一个人背这么重的蜂巢,后来天黑了,我不放心就去接你,你正好从转嘴下(地名)过来,满头大汗的,后来蜂儿也没收上,把你也累得不行了。
因为阴天,刷洗干净的蜂巢一时半会也干不了,只能等到第二天收了。晚上母亲煮了土豆和青包谷(玉米)。土豆沾蜂蜜,又美味、又有记忆味道的中秋节食物。没有圆月,心头却圆满。
第三天终于可以收蜜蜂了,哥哥制定了如何将蜂巢架到栏杆后面的方案,母亲往蜂巢上涂蜂蜜,一边涂一边说,涂这么多蜂蜜都够吃好几顿的了,万一收不了多浪费。
父亲玩笑说,收不了你就把蜂巢翻面吃吧。哥哥也玩笑说,倒点开水给你涮水喝。
蜂巢用麻绳绑在栏杆上,正好对着蜜蜂们出没的地儿,可是一下午竟没见一只蜜蜂进去。哥哥说,只有蜂王进去了其他的蜂蜜自然会进去。
下午太阳出来了,涂抹在蜂巢上的蜜蜂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滴,向来节俭的母亲说,可惜了蜂蜜全都滴在地上了,可是蜂儿还收不进去。
父亲和哥哥都玩笑说,给你盛个东西,然后冲水喝吧。
节日过后哥哥回单位上班,我也快要走了,蜂巢依旧那么挂着,可是蜜蜂偏是不进去。父亲半开玩笑说,买支药喷了算了。我依旧反驳说,它们习惯在包谷节间待就让它们待着,包谷节间一个个的缝儿正如同蜂窝一样呢。反正那么多包谷,这些包谷节就别用了,给蜜蜂们当巢也不错。
父亲向来疼我,直到后来我走了父亲和母亲真就任由那些蜜蜂留在包谷节间胡作非为。
我也心中欢喜,跟这些自然界的小精灵在一起蛮好。
可是有一天母亲打电话告诉我,父亲被蜜蜂蜇了,所以就干脆买了药喷死了它们。
我“哦”了一声,心中说不出的惆怅和无奈。对它们说,我们好好待你们的时候,你们却偏偏要伤人。就像家里的狗狗一样,那只狗是我初一的时候跟班上的一位同学要的。那会儿正是冬天,狗狗还小,虽然奶奶给狗狗做了很暖和的窝,还给用棉衣缝了衣服穿上,但是我和哥哥也总是抱狗狗在床上一起睡。
我喜欢动物,但是又是个粗心的人,没有耐心去照顾,也是怕,有了情,到了某个时刻徒让自己伤心难过,我很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虽然后来都是父亲和奶奶操心着狗狗长大,我也很少去喂养过它,但是我十分疼爱它们。
而我家狗狗并不聪明,也淘气,犯了几次错后,一年村里吃狗肉风气盛行,一个亲戚说服父亲要勒我家狗狗,但是母亲是懂我脾气的,所以先打电话问我,我一通骂那个亲戚。
后来谁也不敢打我家狗的主意了。可是有一年,狗狗又犯糊涂咬了哥哥。之后在说起要勒了我家狗狗时,我只有心感悲伤!
十一回家,出入厅门再也听不到嗡嗡的声音。母亲说,还真是造了蜜,每个玉米节间,可不少呢。哥哥说,你可别细致着刮去吃了,上面沾了药。
多甜的蜂蜜呀,可是却沾了农药!

https://o.ruogoo.cn/upload/34afb12cb8e7f89dd9792149c34526e5.jpg

https://o.ruogoo.cn/upload/795fad92ebb0f9c80b8e083bf134d4f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