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屋
王荔枝2016.8.27夜---11.10夜
雕梁画栋之绮境,讳莫如深之华屋。
此境深幽,阴郁之日,丝缕斜阳入,尘埃翻腾起妖异之舞。闭塞空气弥漫陈腐异香,华艳而迷离的气息。
黑檀木衣架至今仍展现木料原色漆黑润泽之韵。架上华衣,经了百年光阴,染了岁月陈色。其上银线金丝繁密织锦的诡异图样,仿若有着难以言喻之意味,仿若细述着前世的前世之逸事。 其后雕花红木嵌螺钿衣柜静默无声,似一名睿智老者,早已看遍红尘沧桑,世事变迁。顶上那只蓝琉璃宝瓶隐隐有荧光闪现,犹似活物。

光阴如流,回溯百年。
细细梳了如云似墨的发,一只玉手搁下雕花檀木梳。幽幽的一声轻叹,仿若于屋内荡起层层涟漪。
这涟漪,如织似网。
百年之后,此网,犹存。

一管玉笛引秋思,佳音绕梁忆春华。
这纷繁人世,多少浮华,多少幻梦。待及梦中人醒转之时,这沧桑世道,又轮回了几度春秋?

彼年佳境,玉人正值青葱韶华,皆以为尚有无限春光可任凭消耗了去,尽可策马扬尘,追风逐月。
何以倾心,何以诉情,碧水云天,莫不动容。
及至华年老去,翁媪掬捧浊泪,追忆往昔,或可兀自伤感,或可意蕴悠长,莞尔一笑。
这一世之味,便皆在这一笑之中矣。

更往后,当年才俊淑媛都入了土,作了古,空留华屋尚存。历经数百年沧桑,遍览世事浮沉,华屋无语,幽境复幽静。

今人已无从知晓,似水流年里,华屋的点滴过往,其间无数无数的红尘痴梦,曾经浸漫过一代又一代璧人的绣口锦心。

浮生万象,万象皆空。
【终】



此文涉及之幽思亦是吾真实心态之写照 吾甚爱王羲之《兰亭序》 很重要的一个缘由 便是王羲之在那篇作品里谈及个人生死与思古之幽情 与吾产生共鸣 吾醉喜《兰亭序》里那句:“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亘古以来 所有人类的思古之幽情 尽皆在其中
今夜 布满《兰亭序》的竹简就一直搁在我面前


待吾亡后,无子嗣之吾,诸多遗物,又该何去何从?




今次画作 我主要仿自德珍画集《汉妆潋滟》《霓裳》 Leila画集《缭》

https://o.ruogoo.cn/upload/424580378ed71dfb1454173da88e223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