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什么?言不由衷。
  言由衷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卜艾时,学校里,五月樱花落地,樱桃满树嫩红泛黄。卜艾背着黄色皮卡丘的书包,侧脸的天真嫩红泛黄,言由衷甚至不知道她是樱桃,还是樱桃是她。
  还是后来卜艾哈哈笑,道,“有区别吗?”
  那个时候的言由衷,还真是说不出有没有区别。可是,时过境迁啊,他还是懂了,樱桃是樱桃,卜艾是卜艾,卜艾答应永远会和他在一起,樱桃,樱桃不能吧。
  但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相遇,并没有任何交集,卜艾低头原路返回,言由衷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变成很遥远很遥远的一个点,才慢吞吞地挪回去。
  言由衷想,你走啊,无所谓,可是能不能别把樱花带走?卜艾离开樱花树的时候,言由衷才发现自己的世界装不下樱花的影子,只能装下一个人,他不知姓名年龄性格甚至容貌的人。可是他们会再见的,他有预感。
“卜艾,女生多了一个人,你来得晚,言由衷也来得晚,暂时就跟言由衷坐吧。”
卜艾神色无样,可是言由衷还是看懂了,她不开心,一个男生坐在她旁边,想必不会开心的。可是,他心里的小确幸是怎么回事呢?
“我叫卜艾,你呢?”
“啊,言由衷。”三魂七魄跑到五里开外的言由衷吓了一跳,他不是没见过世面,扭捏腼腆的男生,现在这种样子明明不是他,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嗯,这是三八线,我这块,你那块,不许越界,听到没有?”
言由衷乖乖地点头,实际这也不是他,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肚子里能别多少坏水,但是今天似乎很不在状态,尤其是从那棵樱花树下走了后,他没正常过。言由衷有点懊恼地抓抓头发,看看他的小同桌已经开始伏案奋笔,他无事可做,只好拿了图画本,随意勾勒起轮廓来。
有时无意识地斜眼偷偷看他的同桌在干什么,然后也若无其事地做他的事。高中的课程他早就学完了,说实在说没什么兴趣了……画着,才发现不对劲,他竟然在画纸是画了一个卜艾!
饶是他聪明伶俐,此时也发慌起来,已经是高一的学生了,他再迟钝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可能喜欢人家,不然不会画她,不会忍不住看她……有太多的不会组成了绝对可能,再变成一定是这样,他一定是这样的喜欢。
搞清楚这有些荒谬的一见钟情,他反倒镇定下来,没什么好怕的,喜欢一个人不过这样啊,可是,他绝对不能让人任何人知道自己喜欢卜艾,太丢人了!一定不能。
彼时他还不知道,只因为他一个人这样的小傲娇,他们之间又错过多少华年锦瑟,真的,言不由衷。
(一)
不知多久,言由衷日子过得有些麻木,跟同学一起去网吧,在学校篮球场打篮球,千篇一律,除了回到他的位置上。
卜艾很少和他说话,但他每次看到她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致卜艾有次漫不经心地问过他,是不是讨厌她。他想说不是,但是卜艾没有给他时间,自顾自地说:“讨厌就讨厌吧,我本来就不是个每个人都会喜欢的小孩。”说完,又埋入书本。
言由衷突然有些心疼,像被人生生剜了块肉下来,他又打开画册,画了一个卜艾的迷你萌图,却在一旁写,“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会是在哪里,如果我们不曾相识,不存在这副作品。所以,我怎么会讨厌你?”
“你在画什么?”卜艾突然转过头,模样又似开学初见时的天真,好像刚刚那个失落少女的影子已经跑光了。可是,言由衷知道没有,却不知道怎么帮她,他还摸不透女生的心理。
言由衷想了想,在卜艾快失去耐心时,把那张画递给了她。言由衷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表情,生怕她生气。但是卜艾的表情却有些让他看不懂。
她的眉眼渐渐弯下来,宛似明月,脸颊粉红,好像已经半熟透了的樱桃,眼睛里星河横陈,熠熠闪烁。可是看着看着,脸又再一次沉下来,变得面无表情,拿笔在纸上也写了一段话,递与言由衷。
“是擦身相遇 , 或擦肩而去,命运如险棋,某一天,某一刻,某一次呼吸,我们终将再分离。”
终将再分离。言由衷也笑不出了,命运是个很作弄的玩意儿,你不知何时会失去,你不懂对方是否喜欢你,你不明未来在哪里,这就是命运的残忍啊。
“你画得很好,可不可以给我再画一张?”卜艾弯起眼睛,整个人青春可爱。
言由衷显然不懂眼前发生了什么,但他的惯性已经替他点头。
“我要大大的眼睛,我的眼睛太小了。我要高高的鼻梁,我的鼻梁太塌了,好不好?”卜艾有些讨好的问。
言由衷想,每个女孩应该都希望自己变美吧,他点点头,没有多想,直到家长会时,他才直到自己有多愚蠢,简直是混帐,但这都是卜艾与他相识后很久的事了。
最后成稿,卜艾看了一眼画稿,“不像,一点都不像。”
“嗯,前提是,你没让我把鼻梁画高,眼睛画大。”言由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开了个玩笑,之后才觉得自己有些唐突过分。
卜艾却没有生气,只是好脾气地笑笑,“对不起啦,下次不会啦,你别生气,道歉道歉。”
“我没有生气啊,你也没做错什么,你干嘛道歉?”言由衷有些奇怪地问。
卜艾突然唇角僵住,低着头,低低道,“习惯了,抱歉。”
言由衷突然好奇,她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家庭,便她变成这样的矛盾体。时而规矩,时而俏皮,却从不会没有自尊。
可是,卜艾明显不想说什么,他便也不问,他相信迟早有一天,总一天,他与她之间会不差分毫距离的相遇。
(三)
自从上次画画过后,卜艾与他也缓和下来,至少不会动不动一句,你是不是讨厌我。言由衷真心觉得,这几个字说得过于扎心了,想来总会疼。
不知觉的,月考滑过,到了期中考。班主任通知,家长会来开家长会。那时言由衷正忙着画画,却明显感觉身旁的人僵了一下,不由侧目。
“怎么了?”言由衷小声地问。
“我妈妈可能来不了,她,她很忙。”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卜艾的笔戳进草稿纸里。
“……那你爸爸呢?”
“爸爸?”卜艾有些迷茫,“爸爸是什么呢,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不知道爸爸,不知是假装不知,还是真的不知。
“那,不如我们雇个家长给你开会吧。”
“哈?”卜艾这个乖孩子听了有点蒙。
“人才市场,什么都有,给了钱,什么给干。”
“真,真的?”卜艾似乎有些心动。
“当然啦,我小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请了我一个`叔叔`开家长会……”
“你学习那么好,还怕家长来啊。”
“……看你说的,你学习不好吗?学习好才怕家长呢,俗话说的好,枪杆子里出政权,好吗?”言由衷语重心长地把狗屁不通的道理瞎掰来瞎掰去,直到看到卜艾的心事沉沉放下,脸上重有笑容,才松口气。“所以啊,你考虑考虑吧。”
结果,只见卜艾在草稿本上,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写:老师在盯你。
他几乎下意识的抬头,正对上班头骇人的眼神,他打了个冷颤,佯装无所谓地朝老师悄悄打了个招呼。但还是,难逃一死
“言由衷!”
唉!老师,大气伤肝呐伤肝。
他乖乖站了一节课,只为卜艾一节的笑,不怀好意地笑。可是没办法,他就是喜欢看她笑,虚假,天真,可爱,无奈的笑,他都爱。
这时,卜艾递给他一张纸,他第一个反应是:不会吧,又要坑队友?他警惕地看了卜艾两眼,笑得很正常,他放心下来,接过纸:一起去吧,一起站吧。
他还没搞清什么意思,却见卜艾已经站了起来,“老师,我有点困,想站站。”
卜艾这样的乖孩子的请求,班头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可是言由衷有些过意不去,“你快别,站着太累了,不用这样。”
“言由衷,以前有个孩子,她一个人站着,没有人陪,你知道吗?”以前有一个孩子,她老是会被欺负,你知道吗?以前有个孩子,她有多孤独,你知道吗?
言由衷愣在原地,机械地点点头,这个女孩,总是有足够理由让他心疼。
(四)
家长会很快来临,家长陆续到场。言由衷与卜艾由于怕出事,一路赶来。
幸好,一切平安,似乎无事,可是这样的顺利让卜艾不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慌。
直到家长会结束,她想拉着那个男人和言由衷赶紧撤离,却不想手臂被别人拉住,恶狠狠地一甩,她撞在一旁瓷墙上闭了闭眼睛,心想,就是今天吧,她那层恶心的面纱终于要被揭了吗?
“狗娘养的东西,说这是不是你那亲爸?给老子带绿帽子。老子总是觉得你长得跟我们家里人没一个像的,狗东西,你那该死的妈是不是就跟他搞,生了你个杂种?”那个男人,大眼睛,高鼻梁,模样生得极好,此时却醉醺醺地,眼眶整个红了,也极其狼狈。“你给老子起来,不要装死。”
“够了,叔叔,您是她的父亲吧,不来开家长会就算了,我和卜艾专门去人才市场找了个人顶班。可是,你不该骂她,她没错,请你,不要一口一个杂种的叫。”言由衷把卜艾护在身后,面对着卜艾的父亲,他突然明白那些卑微那些孤独都是从哪里来的,那样凄凉,不由地紧握住拳头,如果这不是她的父亲,如果不是,他绝对一拳捣过去。他从来不敢伤害的女孩怎么能,怎么能这样被践踏?!
“呦,杂种什么时候也多了个护花使者,又是勾引的?啧啧,跟那老女人一样贱……”
“你试试,你再这样说我妈妈试试!”卜艾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过去抓住她父亲的衣领,“我妈妈从我出生一直陪伴我,可是你呢,一句话都没说过,从来没笑过,你从来没做过亲子鉴定,却只是认死理,一口咬定我不是你亲生的,我竟然还可笑地渴望父爱,我也只是无知啊。卜建华,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再见你我希望是阴曹地府,你投胎成了畜牲,到底名副其实……”
“言由衷,跟我回家。”言由衷想把卜艾救出来,却被他妈妈拉住,狠狠拖走,甚至赶不及一场告别。也许正是这样,他和她才会错过了那么久。
“不要再跟卜艾那小丫头来往了。”
“为什么。”
“她父母都不像正干的人,你一个局外人进去只会被拉下水,成个笑话。”
“我不在乎。”言由衷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你不要脸了,我们老言家还要呢,给我滚去书房静思。”
夜总是这样凄凉,不过多热的天,也总有一刻凉意阵阵,言由衷心里突然很慌,不知道卜艾现在情况怎么样,明天见到她,再问问吧,他轻轻闭上眼,一梦天明。
(五)
卜艾转学了,没人知道她转去了什么地方,她只留了一张纸,两个字“抱歉。”
抱歉,我是你生命过客,抱歉,我们没有缘分,抱歉,我们不欢而别。来年,纵然再不舍,也于事无补,与情无由。
言由衷想,他也有一句抱歉,不能放手。
不过三年,如果她愿等,如果他还爱,他一定不会像上次一样,被人狼狈拉出场外,一定冲上去,把她护得完好无样,笑口常开。
所以,春花秋月等闲度,浮生有你,实在是不愿意这样,或者那样的,轻易错过。


高三学子,金榜题名!



https://o.ruogoo.cn/upload/faa04928c73a0652145b3a68e3fba0b7.jpg

https://o.ruogoo.cn/upload/b97521a328f78f36eb7d427b48174471.jpg

https://o.ruogoo.cn/upload/6d6ad9b7907c3d161df465d45907022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