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被赶出了景家,也不能总靠着景家给的银票熬日子。
许安在家中躺了两日,总算是想出了些事情去做。但做事也有原则:活可以累,但饭要管饱。这原则简单粗暴,断然不是景矞教的。嗯,其实若是饿得凶了,自然是无论何人都不会在乎那么多了。
毕竟,最正经的道理,莫过于民以食为天!
许安把那景家给的包袱完全展开了翻腾,除了一纸房契,一把铜钥,三盒子点心之外,还有七千两的银票,并了五件衣裳。最令人欣喜的是在那点心盒的夹层,许安还找到了一把银匕首,几块碎银,还有一些银针。净是些顺手的工具。这下子,安全是有保障了。
许安把那点心全部垫了肚子,又把那房契连同银票与碎银换了位置之后,点心盒变成的钱匣子便就被他顺手埋到卧房床下的暗格里藏了起来。碎银自是要随身揣着的,钥匙用绳子穿了同银匕首别进腰间,这便算是出发前最后的准备了。
锁上大铜锁,许安就径直向着大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