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热闹极了,吵吵嚷嚷的。在山上呆惯了,许安竟是不习惯了这般喧闹,下意识的循着远离人群的一边走。
山下这些年有什么变化,他都不是很清楚。不过,别的不敢说——就即便是敢说,想必他也想不到——总归呢,饭馆子规模大些的,总是有缺小二的吧。想来想去,也就小二这职业最适合他了,端茶送饭,就可拿钱管饱,消息又很灵通,理想的很。
不过……
想想就算了罢。
许安抱着一包袱不知什么内含的东西,立在“醉迎客”酒楼的软旗招牌之上,看着酒楼老板在地上跑来奔去,大呼小叫地,颇有些无奈。就这情景,他想去做小二的念头,恐是打水漂了吧。
具体是怎么到现在这种况,还要从约摸一刻钟前说起。
方时许安还是有安分守己的在正道上走着,忽闻前边有喧闹,好奇心一时泛滥,过去探了个究竟,原是一男一女在斗武。也不算是斗武,就是在争一包袱软软囊囊的东西,两人的功夫算是上乘,许安看得津津有味。忽然也不知是怎的,那女子将包袱一扬,恰好投进了许安手中,然后男子一剑追了过来,吓得许安抽出别在腰间的短刃,就挡了去。男子“呵”地一笑,道了句“有趣”,剑花一甩,长剑的目标又冲了他而来。
短刃毕竟不与长剑对敌,许安皱着眉,左闪一步,踏着房梁,三步两下蹿上房上的软旗招牌杆子。
那软旗杆子很软,仅可立一人分量。江湖有规矩如此:若是斗武,切不可泱及平民。这里人群混杂,一旦这软旗杆下坠,与这房梁相撞,后果不堪设想。许安也是一试,没想到那男子竟就阴险到在楼下等着。旁无立足之地,他许安除非是长了翅膀,不然逃都逃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