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宋.吕本中】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赏析
这首词是写别情。上片写他在官海浮沉,行踪不定,南北东西漂泊,经常在月下怀念君(指他的妻子)只有月亮来陪伴她。表面上说“恨君”,实际上是思君。表面上说只有月亮相随无别离,实际上是说跟君经常在别离。下片借月的暂满还亏,比跟君的暂聚又别,难得团圆。这首词的特色,是文人词而富有民歌风味。民歌是自然流露,不用典故,是白描。这首词也是真情的自然流露,也是白描,很亲切。民歌往往采取重复歌唱的形式,这首词也一样。不仅由于《采桑子》这个词调的特点,象“南北东西”,“暂满还亏”两句是重复的;就是上下两片,也有重复而加以变化的,如“恨君不似江楼月”与“恨君却似江楼月”,只有一字之差,民歌中的复叠也往往是这样的。还有民歌也往往用比喻,这首词的“江楼月”,正是比喻,这个比喻亲切而贴切。
这个“江楼月”的比喻,在艺术上具有特色。钱锺书讲到“喻之二柄”、“喻之多边”。所谓二柄:“同此事物,援为比喻,或以褒,或以贬,或示喜,或喜恶,词气迥异;修词之学,亟宜拈示。”象“韦处厚《大义禅师碑铭》:‘佛犹水中月,可见不可取’,超妙而不可及也,犹云‘高山仰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是为心服之赞词。黄庭坚《沁园春》:‘镜里拈花,水中捉月,觑着无由得近伊’,犹云‘甜糖抹在鼻子上,只教他舐不着’,是为心痒只恨词。”同样用水中之月作比喻,一个寄以敬仰之意,一个表示不满之情,称为二柄。“比喻有两柄而复具多边。盖事物一而已,然非止一性一能,遂不限于一功一效。取譬者用心或别,着眼因殊,指同而旨则异;故一事物之象可以孑然立应多,守常处变。譬夫月,形圆儿体明,圆若(与也)明之在月,犹《墨经》言坚若白之在石,不相外而相盈。镜喻于月,如庾信《咏镜》:‘月生无有挂’,取明之相似,儿亦可取圆之相似。王禹(亻爯)《龙凤茶》‘圆似三秋皓月轮’,仅取圆之相似,不及于明。‘月眼’、‘月面’均为长言,而眼取月之明,面取月之圆,各傍月性之一边也。”
钱先生在这里讲的二柄或多边,指不同的作品所说,同样用月作比喻,在这篇作品里是褒赞,在那篇作品里是不满;在这篇作品里比圆,在那篇作品里比明亮。
这首词用“江楼月”作比,在上片里赞美“江楼月”,“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人虽到处漂泊,而明月随人,永不分离,是赞词。下片里写“江楼月”,“暂满还亏,待到团圆是几时”,月圆时少,缺时多,难得团圆,是恨词。同样用“江楼月”作比,一赞一恨,是在一篇中用同一个比喻而具有二柄。还有,上片的“江楼月”,比“只有相随无别离”;下片的“江楼月”,比“待得团圆是几时”,所比不同。同用一个比喻,在一首词里,所比不同,构成多边。象这样,同一个比喻,在一首词里,既有二柄,复具多边,这是很难找到的,因此,这首词里用的比喻,在修辞学上是非常突出的。这样的比喻,又自然流露,不是有意造作,用得又非常贴切,这是更为难得可贵的。

(周振甫)

https://o.ruogoo.cn/upload/0d44cc715e8ca239a7e7752bbe67814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