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 河中作 【宋·赵鼎】
尽日东风吹绿树。向晚轻寒,数点催花雨。年少凄凉天付与,更堪春思萦离绪!。临水高楼携酒处。曾倚哀弦,歌断黄金缕。楼下水流何处去,凭栏目送苍烟暮。

赏析
赵鼎是解州闻喜人。宋时解州隶于河中府(治蒲州,今山西永济)。这首词自注“河中作”,词中又自称“年少”,当作于崇宁五年(1106)赵鼎中进士前后。此后他就离开家乡在汴京等地任职了。
这是一首故地重游的怀人词,怀念往昔曾于临水高楼一曲赋别的一个女子。上片记时,下片记地,时地依然,而斯人已杳,通篇贯串着伤离念远之情。开头三句点明时令,又以春尽花落、孤独索寞的时空环境暗寓“重来崔护”之感。“催花雨”在宋词中有用于春初催花开的,如晏几道《泛清波摘遍》“催花雨小,著柳风柔,都似去年时候好。”易祓《喜迁莺》:“一霎儿晴,一霎儿雨,正是催花时候。”也有用于春末催花落的,如李清照《点绛唇》:“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赵鼎词意则是后者。“年少凄凉”四字包含无限伤感。“年少”本是青春和欢乐的时节,和“凄凉”连在一起,完全是为“春思”和“离绪”所困,而主因则在于一已之多情。但把“年少凄凉”说成是“天付与”,则又有自我解嘲的味道,意思是情之所锺,无可摆脱,这“年少凄凉”的况味,不能不甘心忍受了。
“临水高楼”三句,紧接上片的“离绪”而转向怀人。这三句是追叙旧事,在“临水高楼”这昔游之地回忆当年送别时的情景。“曾倚哀弦”,指以丝竹伴唱。词在唐宋时是合乐歌唱的,有琵琶等弦乐器伴奏。“倚”就是以“声合曲。黄金缕本来形容初春鹅黄色的柳条,古时有折杨柳赠别的风俗,“歌断黄金缕”在这里也有作为离别之曲的含意,与上句“哀弦”相应。“楼下水流何处去”一句乃用唐杜牧诗。杜牧《题安州浮云寺楼寄湖州张郎中》诗:“去夏疏雨余,同倚朱栏语。当时楼下水,今日到何处。恨如春草多,事与孤鸿去。楚岸柳何穷,别愁纷若絮。”宋时将杜牧此诗谱作歌曲,一时传唱。晏几道有《玉楼春》词:“吴姬十五语如弦,能唱当时楼下水’”,可以为证。赵鼎这首词就从“临水高楼”的眼前实景出发,借杜牧诗意以“水流”方喻“人去”,自然熨贴,不露针线,密合无缝。而且,“相随流水到天涯”,对方飘泊流落的生涯和命运,以及一去不返、此恨绵绵的情意,也都包含在“楼下水流何处去”这个深表关切的存问之中了。结句“凭栏目送苍烟暮”,凭高极目,远望水流人去的天际,寄托遥思,不觉暮烟四合。一片伤离念旧之情,就寓于这流连不去的之怪纲相鼎足他因反对秦久久痴望中,有着悠悠不尽的余味。
赵鼎是南宋初的中兴名臣,屹然重望,与宗泽、李纲相鼎足。他因反对秦
和议而被罢相,流放到吉阳军(今海南岛崖县),有谢上表曰:“白首何归,馀生之无几;丹心未泯,誓九死以不移。”秦桧读后说:“此老倔强犹昔。”他道秦桧必欲杀之,遂绝食而死,死前自书旌铭:“身骑箕尾归天上,气作山河壮本朝。”英风壮概,气节凛然。但他早年所作的这首《蝶恋花》,却吐属芳菲,情致缠绵,含思哀婉。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二说此词“年少凄凉”二句“闲情绮思,安在为盛德之累耶?”本来这两者并不相妨。唐宋璟为相,耿介有大节,但却写出了风流妩媚的《梅花赋》(原赋已佚,《全唐文》卷二○七所录宋璟《梅花赋》乃伪作)。皮日休《桃花赋》序说宋璟“贞姿劲质,刚态毅状,疑其铁肠石心,不能吐婉媚辞。”赵鼎另一首《蝶恋花》说:“漫道广平(宋璟封广平郡公)心似铁,词赋风流,不尽愁千结。”无疑是借宋璟以夫子自道。“铁肠石心”何尝不可以有“词赋风流”的一面,尤其是抒写他们的少年风怀?

(吴熊和)

https://o.ruogoo.cn/upload/5633a811608ff3ed24a10860b79c41c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