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险!”
也是被逼急了,许安朝那男子喊到。
那男子依旧轻佻,甚至有点小得意的,向许安拱拱手,道:“多谢夸奖。”
许安自顾自地翻了个白眼,索性也懒得再去理会这男子了,目光四下里乱晃着,企图去寻找那位抛给他包袱的女子。那位女子也是的,包袱抛给了他,一转身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害得自己在着软旗杆上站立许久。
“喂,这位公子,往后看。”
一个清朗的男声自后喊他。
许安刚想要往后转个身子,可是那话音才刚落,忽的一个粉红色布块自后身飞来,恰巧盖在许安头上。许安心里一惊,没控制好平衡,脚下一退一滑,使得那软旗杆子也跟着晃动了一番,差点自软旗杆子上摔下。
见着许安这般幅度的动作,下面看戏人群的心思多少也是有些乱了的,较近些的是被吓得慌了神色,迈开了腿往后退,较远的不知前面是什么情况,站在原地不动,甚至还往前挤了一挤,好奇的探着头往这边瞧。人们前退后进的,挤在一处,片刻功夫就已经嚷成了一团。
许安可是的的确确地被吓了一跳,额上也冒出了一层冷汗,好歹堪堪稳住了体型。手中除却那不知内涵的包袱外,还攥着方才从头上掀下的粉红的布块,许安定睛一瞧,才发觉这布块乃是一个粉红的锦质肚兜。许安的俊脸霎时染了一层绯色上去。
“那位公子,能否……能否将在下的衣物还回?”清朗的嗓音又续道,有些尴尬的成分在里面。
许安又问声望去,只见方才寻了半天的那女子正立在他旁侧的屋檐上,冲他挥着手。
“……”许安躲开目光,将肚兜抛了过去,又想一想,将包袱也随后掷了去,拱手作揖道:“这位姑娘,是在下冒犯了……”
“姑娘!”那女子打断他的话,惊呼一声。那声音清朗,还泛着些羞恼和无奈:“这位公子,这肚兜真是意外,要知道,在下可是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
许安盯了那女子好一会儿,眼里满是不信。
那女子叹了一口气,将裙裾扯成两半愤愤地朝着那男子扔下去,露出白色的中衣,又提提手中那包袱,无奈道:“在下的女装,全然是下面那家伙的恶作剧,这包袱中的,正才是在下的衣物。”下面的男子也不气,挥剑将落至眼前的裙裾烂布解了体,冲着许安痞痞的一笑,不置可否。
难怪会打起来。许安眼角抽搐,认命道:“若是阁下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着衣,恕在下先走一步。”
脱衣,还是当着一街的众人。这种事情,虽说同为男性,许安也真心感觉是承受不了的——真是辣眼睛的很!于是干脆借了软旗杆子的一个助力,平平稳稳地落至地面,留意着空子,准备抽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