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公子请留步!”
许安刚飞身下了那软旗杆子,正混在四散了的人群中准备溜走。屋檐上的那人随了他的身形跃下,在他身后嚷嚷着。许安眉头一皱,随即加快了步子。
然后腰上一紧。
许安一愣,向后稍稍偏了偏头。
戏谑的笑声,随着动作从身后传来,声音略略熟悉。
“公子,请留步。”
许安略略一思索,认出这是方才与他过招的那人的声音。于是不适地后退两步,思量着让那家伙别这么拉着他的腰带,勒得他的侧腰怪疼的,运气好的话,或许还可以踩那人一脚。
然而,这一退不要紧,腰后立马被顶上了尖锐的冰冷物件。
“别想着跑,除非你高兴在这街上裸奔。”——这家伙竟是用剑锋扯着他的腰带的!许安脸色微沉,耳根却是很诚实地泛了红上去,不知是被气得还是羞得。
就在许安纠结自己在腰带断裂的瞬间成功逃走机率的当口,屋檐上那人已拽着包袱赶了过来,二话不多说,另一只手顺势拽了许安的手腕就跑。许安只听得背后“撕拉”一声响,心下当即一凉。奈何那人却像是未闻一般,仍旧保持着不管不顾向前狂奔的状态,思虑再三,许安只得握了衣襟,不让它当众散开。
“喂,你家在哪儿?”那人问道,语气间不察有喘息之意,想必平时也是常常如此了无头狂奔。
“城西,许府。”许安下意识地报了自家地址给他,又才喘了口气,问道:“你这是要去我家?”
“不然你要我去哪换衣服?”那人回答的理直气壮,甚至还有些孩子气,道:“看你像个好人。”
像个好人?这理由可以。许安嘲讽地撇了撇嘴角,并不反驳,且全然不觉他们其实可以就近找家衣坊买换件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