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愿在池中做那斜阳下的湖鹅?
亦或做翔游四海的白鸽?
却皆不愿,
前者被囚禁,
后者被征服,
若可化野鹤
定展翅化而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