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巷渡口谢了满院春红,
琉璃如碧恰映孤月随江涌。
花自飘零难掩两处相思种种,
人也成疯,心绪也翻涌。

陈年故酒滋味可还醇?
轻酌小口还盼饮尽暮春。
青檐斜飞扰了旧岁晨昏,
案上纸砚又惹闲愁累满身。

夕照烟霞遮青暮远山,
山外小楼剩孤影浸染枫叶丹。
雾锁心头黛眉犹未展,
缥缈无迹红笺欲托北雁难。

苔痕几点偎枯枝静旁,
徒经风月盈满袖。
竹篓新绿徬白墙紫藤嗅,
铜环扣遍不见离人回首。

瑞雪落了枝丫,
来年可有柳绿抽新芽?
天寒沏杯碧色的茶,
公子可愿卸下傲骨随吾归家?

我盼渡口经几个春秋知否,
柳绿已抽新芽开至荒芜荼蘼。
指尖扬起飞沙化尘烟缕缕,
你可知这入眼几分旖旎?

半生倥偬原是水墨染的画,
黄粱梦醒幻景都坍塌。
愿护十年天真不暗哑,
经世荣辱只求落墨一划。

应是南国小楼惹骤雨潇潇,
老翁系客舟在江渚渔樵。
怎奈三月花端空遭雨浇,
此生怎许桃之夭夭?

何时雨歇盼下个渡口相望,
融尽弱水千年雪霜。
我遥寄此生再不点眉妆,
只知情如风雪无常,却是一动即殇。

https://o.ruogoo.cn/upload/6726acd866d1f41897d01e2aefdcaa8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