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
王定源 2018.6.8夜

诗礼传家之遗泽,簪缨累世之梦忆,一纸岁华经年度,几曲凤箫忆昔年。

桃叶渡、媚香楼,胭脂香软,芳馨过往醉倾心。夫子庙、乌衣巷,烟华残梦,王谢前尘织锦言。
文德分月几时见,江南贡院势犹在。秦淮烟雨,六朝粉黛,金陵射斗之文气,临水妆楼之画意,隽永弥新,情韵深长。
十里秦淮,金粉楼台,彻夜笙歌灯华宴,八艳枕河刊史载。

沾染了清秋远意之湖笔于漫漫横轴画卷上细绘秦淮光景。风入珠帘青衫动,朱唇点绛衬雪肌。画舫楼船迟迟来,诗书经礼倦倦读。
更有那萃取了星光月华之秦淮河,水影与波光离合辉映,和着歌乐风流,仿若是夜有了生之华,溢彩流光,就此铺展蜿蜒旖旎之情致。
芳菲画面,几乎就要盈溢出潋滟情怀,一看再看,入眼入心。
倩影入秋梦,琵琶未语时。
不知是怎样的妙笔天成,方才成就了这一方画境。

后世魂牵梦萦之秦淮、桨声灯影之秦淮,正如嵌入悠悠青史深处之莹润碧玉,红尘曼妙为其镀上一层温厚包浆,抚之,其韵沁心。

短暂的春天悠忽即逝,漫长的盛夏亦已成往昔,秋冬萧瑟之气象来袭。一曲凤箫琵琶弹得桂花落月夜,秋心犯愁怨。

我在烟雨江南的秦淮秋梦等你,想望中,你依旧瓷肌素颜不似凡间色,月下蝶兰纹样的满穿油纸伞下,清雅如莲荷初绽的容颜,是一夜秦淮风情中的至美。
回眸顾盼,竟至有朱砂轻点之情意蔓延舒展,恍见你仪态万方,一舞艳秦淮。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