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冰淇淋

《茶经》中说:“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万语千言不过他的两句不羡,酒不为他久伴,茶为他久香,如此的温婉含蓄。

从采茶始:在云雾消散的天空下,时候正正好,风里夹杂着茶树淡淡的香气。入目的是一片葱葱茏茏。采茶的姑娘迤逦前行,悦耳的歌声在田垄上回荡,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素手轻轻翘将指间的茶箐采掉,不知几多熟练。哦!采茶的姑娘呦,谁家女儿?谁在喊你结伴?

人生如茶,若如杯中物,受得了高温的煮沸,从沉浮中看透人生几遍,只愿本性如初。茶有冷暖,亦有悲欢,千人千味,同茗异味。

东篱山下千顷菊,粗茶淡饭是相宜。不偏颇。任尔嗜酒如命,任需清茶相伴。“以茶代酒”如何来?一朝君王意。那一日,国君设宴召百官,众官皆醉他独醒。心念君王爱才意,提携玉龙伴君侧。[据《三国志.吴志.韦曜传》载,吴国第四代国君孙皓,嗜饮酒,但却为博学多才的韦曜再三破例。“密赐茶荈以代酒。”]茶这一味,懂得才值得,值得才珍惜,一盏茶,盛着君王恩赐,含着君王惜才之意。

暑气深深,禅院里的晨钟暮鼓。是谁在敲着木鱼,念着阿弥陀佛。茶香袅袅里的得道高僧参透谁的禅?你说,茶里有禅:“冬能自暖,夏能自凉,昼夜不卧,一日可行七百里。”你说,透过这云雾仿佛能看见香火后佛祖拈花一笑的了然。你说,饮茶驱睡,冥想千载沧桑,万载梵语。若真如此神奇,我想,那高高在上,受佛众敬仰的舍利是你的禅。[陆羽《茶经七之事》曰:“敦煌人单道开,不畏寒暑,常服小石子,所服药有松、桂、蜜之气,所饮茶苏而已。”]茶与禅,两者都意韵深远,撇不开的羁绊,扭不断的牵扯。

黄昏的舟上,去往何处的故人,想邀你同饮一杯清茶,共看这夕阳星垂落。或者,你若欢喜,我便扫径煮茶相迎。你若不欢喜,我自都煮茶,独饮世事沧桑,苦涩非常。

吃茶去,很普通的一句话。但在佛家,却是一句禅林法语。我喜欢茶,是因为那一缕幽香清远和那一份古韵悠远。

一卷书,半盏茶,偷的浮生半日清闲,求得半世自在逍遥。是多么令人奢求的事情。人生若茶,常听人这么说,那么又为何如此呢?大概是因为甘苦——苦尽甘来。多少红尘打滚的我们如此执念,而我亦如此,品味人生,甘之如饴。

梦见自己,在茶肆里等候一位故人,坐在夕阳下的茶棚里,古道西风里没有归来的瘦马,只有西风肆虐呼呼作响。

茶杯里的茶叶打着转,澄黄的杯里是你沧桑的面容。我抬头望了望远方的黄土。举杯一饮而尽,入口的不是辣呛,而是苦涩。

那一口苦涩入喉,再不见你的面容。我拿剑而起,渐行渐远,背影里漫天黄沙。这一杯故土的茶,再无机会饮过。自此多年,中原不见我音信,黄沙再无这清茶。

后又梦见自己,也许不是自己。是那幽悠清茶。谁家庭前花富贵,盏里春色映无边?谁家青砖菊满蹊,碗里烟雨亦空蒙?谁家亭楼长歌悠,杯中紫气卧黑龙?我与你举杯不饮酒。饮酒千盏叹岁月多英雄,美人如玉长剑飞如虹。品茶万杯得浮生有几度,禅意幽远里看尽红尘。

静静地,梦过千载浮生,苦尽甘来。

十里梅坞我自去寻茶,茶香萦盈天地间。

如果不曾饮过,不知苦涩有多浓。如果不曾品过,不知红尘多喧嚣。我爱你苦涩非常,爱你百味千泽。

愿过上与茶相伴的人生。“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你来,我必扫径煮茶相迎。煮茶于风纱亭里。我用茶香勾你前来,与我共赴这一味韵的邀约。

茶自品酌,说长说短自由逍遥。这一叶的沉浮,这一味的甘苦。执迷罢了。为茶而已。

[完]

[ps:想在长满紫藤花的架下,一把摇椅,一卷书,睡梦里,层层茶香氤氲,梦见自己沉浮。]


[ps:选修了这个茶文化,其实还是有一定感触的,闲来无事而已]

https://o.ruogoo.cn/upload/f9b7217a0ed505bd41675161c16b0a5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