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年之易,浅衫风华


他身形略显纤瘦,然从内散发的风流气质已是深入骨髓,与生俱来的贵气更是令人不由从心底信服。
纳兰皇白了脸,“国,国师,这……”
“当年你所制造的孽,怕是未想到有今日吧?”
许久未有人应话。
容清忽道,“我与皇上打个赌,如何?”
纳兰皇皱紧了眉,小心翼翼道,“不知国师是要赌什么?”
他懒懒伸出了三指,对上纳兰皇疑惑的眼神道,“三年,我赌你纳兰三年国灭。”
“你!!”
终是一国之主,这等放肆之言已是彻底击到了作为一个帝王的自负与自尊。
“国师纵然有神赋之权,也不应忘了自己作为臣子的本分!”
容清不以为意,只是挑眉道,“我何时成了纳兰国的臣子?”
不等他人开口便道,“我容清未着朝服官冕,那‘国师’一名亦不过百姓加我头上罢了,何况我从未以‘国师’自称,纳兰皇上此言何解?”
“……”
十息后,纳兰皇道,“不知国师可有解救之法?”
竟还未改口吗?他一笑,意味深远。
“呵,此乃天机,怎可泄露?况我一十四稚子有何能耐去解救偌大一个国家,皇上抬举了。”
更何况此事只针对皇家而已,与天下黎民并无甚关联,我又何必趟这场浑水惹事上身。

想及此,容清正欲起身离去时且听到,“国师所说的三年可是在国师庇佑之下?”
他不语。
“若国师未插手此事,不知纳兰还可坚持多久?”
他似笑非笑,缓缓吐出的三个字令纳兰皇呆住,而此时,丝竹之声骤停。
乐伎们已是脸色苍白,且不说日后性命该是如何,今日听到了此事,性命已是不保。
果真,纳兰皇冷冷扫过她们一眼,眼底的冰冷容不下其他,正欲将其赐死时,容清开口了,“皇上还是多积点德吧,杀孽太多终归不好。”
……
“下去!”
“诺,诺,奴婢谨遵本分,谢皇上!”
慌乱的退下后,殿内只剩容清,纳兰皇二人。
“不知国师的赌注是什么?”
“我护你纳兰三年,三年后,我要你纳兰皇玺。”
“……”
再一次的沉默,纳兰皇脸上已是失了血色,这根本就是一个交易!他护纳兰三年,而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回旋之余!
三年的太平,却要将江山拱手相让,这样的要求,从未听过,如今却是被自己遇上了。
润了润干涩的唇,纳兰皇艰涩着轻轻要求:“请…允一日静思。”
“一日么……皇上,三思而后行,容清在此等候。”
看着纳兰皇离去的身影,容清温润的眸子里,闪过志在必得的灼光。
但微垂眼帘,潋去了所有。
暗香萦饶的殿上,浅衫少年胜雪的容颜上缓缓添了几笔灼华的瑰丽。
谁人几笔轻勾,绘一束帐花?
指间飞雪轻点,成一世风华!
——申时,燕国营帐内
一袭玄衣的燕落黑眸平静,只静静注视着那个正大口吃肉的红衣女孩。
缓缓询问:“洛潇潇?”
“嗯。”
“你爹呢?”
“在家啊。”
如此平淡的问话,好似已相处多日的好朋友模式,如果锅底。忽略掉他们之间身份的话。
洛潇潇吃饱后,一张精致的脸蛋充满享受,
对着燕落笑道,“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那一笑,好似花开,其华灼灼。

https://o.ruogoo.cn/upload/6467d1a1b4f5e1e1925ed0095b63bdff.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