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在枝头的花瓣摇落成雨,铺满了阶前的青砖地,褶皱的往事开始相聚,惊了小沙弥。

我又闲敲木鱼,大明咒从口中念起,这六字真言诵的是佛家妙语,可终是明不了戒律。

下山修行,是恰逢烟雨过苏堤,沾湿了素衣,才成就了你我的初遇。

头顶的香疤戒印,排列的分明,着袈裟一袭,你是我今生理藏刻骨的秘密。

假装不见你眸中失意,复又转身诵经佛礼,当六字真言成了最苦药剂,心中便无了菩提。

这苦海孽缘皆化作青烟空寂,筑起了高耸庙宇,而今庭院深几许,该如何写这一续。

引眉目作渡,尝尽诸般痛苦,因情入骨,何须贪恋这尘俗,幻像心生皆言怖。

将往事皆埋入缝隙,原来一切都可住进回忆,三千青丝落尽,而你我再无半分期许。

https://o.ruogoo.cn/upload/74490ca2395d776586b52db68270b8d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