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已放,未归?

燕落点头,帐外顿时有一人离去,片刻,那人端着一碗水进来后又躬腰出去了。

洛潇潇解渴后又重新打量燕落。
看了一会儿后忽道,“你就是那个本王吗?”
见对方不动于衷,只用那双幽深的眸子看着自己,洛潇潇立马将那张从楚祀白身上强要来的信拿了出来,问:“这难道不是你写的吗?”
燕落看着那张纸上自己甚为熟悉的字迹,挑眉,再看洛潇潇脸上那期待的眼神,他很是冷静:“不是。”
哎?
洛潇潇呆了,怎么不是呢?
她觉得这个人和这些字有些像诶,都那么的,那么的,什么呢……嗯,字如其人,她不会感觉错的啊。
不等她想再次发问,燕落站了起来并对她道,“走吧。”
洛潇潇闭了嘴,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出了帐篷,燕落把她带出了燕军所在范围,到了官道上。
洛潇潇并不傻,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前被抓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要命不久矣了,可谁知道对方不仅请自己好吃的,到后来还要放了自己。
“嗯……你要放了我?”
对此,燕落并没做出任何的解释。
“回去吧。”
洛潇潇撇撇嘴,“万一你是趁我回去,在我后面安排个人跟踪呢?”
“你多想了。”
“唔,你把我抓了,怎么不把我当人质啊?这样你的胜算不是更大一些了吗?”
燕落惊讶于这么小的女孩有这么深的心思,也叹与女孩那颗临危不惧的从容,唇畔浅笑,淡了眼底的许些凌厉。
“汝尚幼。”
这个理由,在战场上是一个根本算不上理由的理由,偏偏说这话的人一脸笑意,面容和煦。
是的,在洛潇潇眼里,燕落很和煦。
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等她走了一百多步,再回头看时,那一袭玄衣仍在,看不清他的神色,却感觉的到一束目光。
心中不知是何感受,只觉得有些暖暖的。
忽然之间冒出一个念头,燕国皇子也不是那么恐怖嘛。
燕落站在原地,看着洛潇潇离去。
他知道洛潇潇的身份,更知道她与楚恪之子楚祀白交情甚好,她来了,楚祀白也会来,本可以将她当做人质,亦可从她嘴里逼问出一些关于楚祀白的下落,不过这又有什么用?
他本就有十足把握,又何必锦上添花,放她离去,也算是一颗另铺的棋子吧,就是这颗棋子,小了一点罢了。
燕落缓缓一笑,见人已离去的差不多见不到影了,这才放心离去。
而在申时前的一刻,楚恪那边也是乱了锅了。
看着自己略显狼狈的儿子,楚恪就气不打一处来,强忍着怒气道,“你怎么来的?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潇潇是怎么失踪的……”他顿了顿,“你给我一字一字的说好了!”
楚祀白垂眸,敛去了眼中凛凛的寒芒,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去想当时洛潇潇被那着燕军衣饰的人抓去的场景。
“孩儿贪玩,强令楚一陪孩儿来边关,潇潇心起好奇,便随孩儿一路骑马来此。”
“当时孩儿命萧风楚一查探父亲军营下落,便只剩萧雨一人护卫,哪曾想,燕军忽袭击此地,潇潇命萧雨好好护我,她却被其中一燕国将士掳走,再然后,萧风回来了。”
他近乎是一种局外人的冷静的语气说完这些话的,以至于楚恪的目光中带了些惊疑,听完后,他皱眉,正想骂一句“这么乱的地方,你们两个兔崽子送死来啊?!”但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对,何况这个时候说这些也没用。
便压了压自己欲吐不快的脾气,瞥了一眼正垂头不语的儿子,沉声问道,“此事交于你做,你待如何?”
“此时不应出兵。”
语气竟冷静至此,便是眼里也是如一潭深泉,无法窥探其深意。
楚恪心里“咯噔”一下,表面却未显露丝毫,只问为何?
“洛潇潇是洛丞相之女,丞相曾有助燕国,对方若是知晓,必不会做出有害潇潇之事,且,我们若出兵,对方则掌潇潇为质,两败俱伤,不值。”
一番话滴水不漏,几人却不知他在说“掌潇潇为质”时,心口忽来的压抑。
楚恪听完后,皱眉不止,盯着楚祀白上下打量。
“还是七岁的个啊,怎么心思就变得那么深。”
冷不丁吐出的话让楚祀白眉角抽了抽,秉着他是自己爹的份上,忍住了。
“罢了,不过,怎不见萧风,莫不是去了敌营?”
楚祀白不语。
倒是一直在楚祀白身后垂头不语,当背景的萧雨抬头开口了。
“回将军,萧风是担心小姐恐有危险,才做此打算。”
“也好,你嘛,先去洗漱一番,不要擅离军营。”
“嗯。”
楚祀白轻应,领着楚一与萧雨一起出了帐篷。
一炷香的时辰,楚祀白三人已是洗漱完毕。
“楚一……”楚祀白低声道,“你要尽力。”
“是。”面对这无由的要求,楚一严肃应了。
萧雨偏过头去,水眸里,是深藏的冷漠。
这一日,洛潇潇未归,萧风也未回讯。
一切,深藏平静之下。

https://o.ruogoo.cn/upload/5cf38187ab0f71ffc609c95e48bf913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