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拥有千年不变的容颜,一袭白衣上犹带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极尽缠绻长思,又极惆怅惘然,似已入骨】

第一回 相思意

长安阳春三月,他一袭白衣,于庭内温水煮茶,行云流水间带着不可多得的悠闲淡雅。
似察觉到了什么,他忽偏头,往门看去。
下一秒,门毫无预警的打开了,一鹅黄少女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一眼便看见树下一袭白衣,谦谦公子模样的他。
心中欢喜不已,竟骤然间跪下道,“公子可唤缃司?”
看着对方殷切的目光,他未让她起身,只是点头后便又回头沏茶。
见他点头,女子心中欢喜更甚,也不在意对方的冷淡,忙道,“我以千金换公子一壶相思酒,不知公子可曾愿意?”
缃司未应,只是慢慢沏茶。
执壶往茶盏点水时,他另一只手运筅击拂,行云流水,点水留香。
清香溢时,缃司浅浅一品,清涩中带着余尽的甘甜,回味荡了几许?
他一笑,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这才仔细打量那女子。良久,他摇了摇头,女子脸上的失望显而易见,她仰面,不甘的问道,“为何?一壶酒,换以千金,难道还不值吗?”
缃司收回目光,淡淡道,“若我不愿,你的任何承诺都不过是一口空谈。”
女子起身,气道,“那你怎样才愿将酒卖给我?”
“并非是我不愿,而是你没有我要的东西。”缃司很有耐心的回答她的问题。
“你要什么东西?我都给你!”
“我要的,是你……”
“好啊,我把我给你,你给我相思酒。”女子很是爽快。
缃司默了,他的话还没说完。
然,不等他想再次开口,女子就已将自己的芊芊玉指伸在了缃司面前,居高临下,理直气壮道,“那么,现在给我相思酒。”
缃司叹气,“我要的,是你的相思意,并非你,而你的心中并无相思之人,更别说相思意了。”
女子一愣,小脸升腾起一抹红晕,她,她弄错了?之前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轻声问道,“相思之人,是说自己喜欢的人吗?”
缃司点头,并道,“亲人,朋友,凡是心中所爱之人,只要你对其有相思之意即可,并非只是倾慕之人。”
女子若有所思,忽道,“我知道了。”
留下这么一句后,她立马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她回头笑道,“公子,我名为酻紤,等过段时日我还会再来的。”
说罢,她合上门,脚步声越来越远。
缃司敛眸,品啜甘霖,顿觉回味悠远。
他酿了千年的酒,却始终觉得茶之味远胜于酒,令人于尘世之中逍遥一刻。

https://o.ruogoo.cn/upload/50559dbc6192d511bbc2bfa25e5f17b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