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定源2018.8.15夜&8.25夜

藤蔓攀爬过历经千余年风霜的墙垣, 萧萧凄风拂过一地明黄。
熔金落日透过古柏苍松随性的枝桠针叶,疏密有致地投射下晚秋夕照斜晖。
暮色向晚,为这旧景故园镀上一层暖金色。

曾经的曾经,那一段段胭脂色的传奇如同折子戏般次第上演, 当中粉墨登场的怨女痴男演绎着一幕幕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离合悲欢。
信步走过点缀了各式框景的迂回游廊,目光在浅碧清波与漫天游云之间来回,细赏着这先人诗意的栖居之所,我不禁寻思,该是怎样浪漫的灵魂, 方能缔造出此间佳境------曲婉幽致其后积淀,必是有博大精深的古典绮思萦怀,涉过了唐宋光华,明清风月,以诗词为经,以绢画为纬,以琴筝为韵,如园遗梦,一梦醉千年。

亭台轩榭错落其间,衬以瘦、皱、漏、透的堆叠湖石与锦绣绮韵的杂花芳树,一步一佳景,一程一芳梦呵。
推开如源轩雕有《游园惊梦》昆曲场景的风雅木门,我行至轩内, 临窗而立,如园景象,一览无遗。
如园如梦,我愿为梦中人,长醉不复醒。

是时正遐思无端,我忽闻玉箫一引百鸟鸣,亦是吹皱了一池秋水。
婵娟碎波影,清风迎璧人。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