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汝的一切有吾,足以不憾终生”。
她说:“这一世,事事皆非孰能无过,而今得君一人,可悠哉半生”。

他们又岂能尽如人意,相恋数年,仍逃不过这侃侃而谈的命运。
虽,众人所慕斯荣辱与共,但却早已物是人非,心闭窗门,不见双方。
然,故人嗟叹:“好一对妙人,却道如今枯灯古佛处无有人闻。”
檀香随风而动,秋雨斜倾,却不识当前旧人音。
旁人只道“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泣”。
而如今,旧人归宿菩提下,新人欢笑年复年。
旧人见君应不识,只识黄卷伴枯灯。

https://o.ruogoo.cn/upload/b3fa0405073caa50611af150e3e7961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