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幽兰
                             一
                                
江湖总有传说,唯独青眼狐君知机子的最像传说。

  知机子之所以被人称为青眼狐君,是因为他有一双狐狸眼,没人知道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见过它们的人都死了,死在发现自己的痛苦里,死在无魂的黑暗里。但没人知道知机子这名字的由来,除了他自己。

他的眼睛不能见光,烈日不得见,明月不得见。没人知道他的样子,见过他的样子的人都死了,甚至人们连他是男是女也不确定,慢慢地,人们只当他是个传说了。
 
  然而此刻,这个传说正站在一个女子的面前。月光下,他的身影欣长,他的脸色是一种说不出的白,就像冬日随意飘下的雪,他的笑也很随意,凉凉的却很温柔。线条分明的下颌,薄薄的嘴唇,给人一种冷漠而刻薄的感觉,如果他不笑的话。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上蒙着一块光滑的黑布,之所以说它光滑,是因为月光洒在那布上聚成一道冷冽的光,仿佛那是从他的眼睛里射出来的,叫人看了心惊。

  “他们说你很厉害,不,是你的眼睛厉害。”女子疲惫的声音响起。“哦,我的眼睛怎样厉害呢”知机子玩昧的笑道,这声音就像他的人一样冷冽。“他们说你的眼睛有勾魂夺魄的力量。”“那你怎么还敢来找我呢,不要说你找我找了那么久只是为了来看看我的眼睛”知机子继续笑着。“对,我不光是为了来看你的眼睛,更是为了看看你眼中的我自己,到底我是怎样一个我。”

此刻女子的声音中含着一种死一般的孤寂。一点淡淡的香味散开,知机子不禁摸了摸鼻子,“你知道吗,当一个人决心要死的时候,他的身上就会飘出淡淡的奇异的香味,”“那你知道我的决心了”“知道了,但不清楚,像你这么美的女人又为什么要死呢?”“你怎么知道我很美呢,他们说你的眼睛见不得光,”“见不得光而已,又不是看不见光,更何况一个常常在黑暗里的人总会懂得用自己的一切感觉去感受世界的,比如你说话的声音,走路的步伐,身上的香味儿都在告诉我你不但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很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呢?”“能找到我说明你的身份不一般,能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能追上我说明你的武功不一般,至少轻功是很不错的,”说到这里他不禁觉得好笑,摇摇头又正色道“你的胆识也不一般,可没有多少人能在我面前这样平静的说话。”“江湖上传的大多是吓人的话,你原来也是个有趣的人。”女子声音中的疲惫减了几分,带了几丝明亮,“那你还在想着死的事么,要知道,有时候明白自己也不会是一件快乐的事,更何况你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糊涂的活着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女子定定的看着他,这是一双很美的眼睛,足以让天下的男人都为之迷了魂魄,然而此时这双眼睛里溢满了悲伤,任哪一个人见了都会感到悲戚的伤。“你如果学着糊涂点儿,就会发现这是个美丽的世界,所有的那些美都足以让你珍视,让你留恋,又怎会只为了明白自己而放弃这么美的生命,这么美的世界。”

一阵清凉的风吹进来,仿佛那如莹如玉的月亮在天上晃了晃,知机子的身影也跟着闪了闪,女子已倒在他的怀里,“不明白自己的人是不值当死的,死了只为明白自己又有什么用呢?”女子沉沉的闭上眼,知机子将她放在塌上,转身闪了出去。

慢悠悠地坐在屋檐上,凉凉的月光洒在他身上,他伸出手去摸那莹莹的月亮,又自嘲的摇着头笑笑,抽了腰间的笛子吹着。“莫待墙阴暗老,称琴边月夜,笛里霜晓。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珍恋江山如画”,笛声悠远,带着阵阵清明飘往远方,清凉的风带起他蓝色的衣角翻飞着,像极了海上翻卷的浪花。

https://o.ruogoo.cn/upload/a8269d9e040297805516da2c4ecc986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