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一个清冷的夜晚,一个寂寞的夜晚。我独自捻一段冻结的光阴,磨成一种叫回忆的墨水,然后执着时光这支素笔,在岁月的表面悄然勾勒那些早已散落天涯的年华瑟。
——题记
“一向年华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 。” 轻吟晏殊的《浣溪沙》,心中的柔软平添一分 。年华易老,生命易逝,应珍惜可以握住的美好光阴,怜取眼前人与事 。春光易逝,盛年转眼不见,满目河山空念远,当知得失随缘 。倘若于最深的红尘里重逢,以同一种姿态看着对方,这又何尝不是看过沧海桑田依旧容颜不改的绿水青山?放鹤亭中,一曲悠扬长笛,吹彻千年诗韵 。煮诗烹茶,参禅论文,悟静好人生,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的期许?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李清照燃炉赏雪,倒不如帘外弄菊,在一首《声声慢》里,淋一场花雨,采几瓣秋思,醉半世飘零。菊花遍地开的时节,带有“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意,也透着“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薄凉。在这样的深秋里,有些人喜欢于轻歌曼舞中采撷红叶,有些人喜欢在庭前屋檐下静待落花,有些人喜欢在苍穹天幕下坐看云起,有些人却只能在寂寞疼痛中,默数清寒。什么样的心境,便会看到什么样的人生。美丽和诗意就像那人间四月天。秋天,一阵清风,便能够抖落层叠交织的记忆,一片落叶,便能够泛起心底淡淡的疼。
面对人生的舛错,只能任由其摆布而无能为力。手中的余温还尚未冷却,现实的风霜便已来袭,打的人措手不及,又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看惯了春花秋月的李清照,一时间只觉天塌地陷,心神俱裂。是怎样的悲愤才会让这样一位舒婉的女子迸发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呐喊,又是怎样的哀怨才会让这样一位热爱生活的女子低泣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无助!
深秋时节的天气骤冷骤热,让那本就虚弱的人儿更加难以调理身体。“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纵是喝上几杯温热的薄酒,也无法抵挡那晚间突起的寒风。她真的感觉好冷,从心冷到四肢百骸,国破家亡的痛苦,流离失所的凄迷,就如一根长满了刺的荆藤,时刻包裹着她的心,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颗心流血、受伤,却无能无力。她不禁想到了那些温暖的日子,那些与丈夫并肩游街、选购书画,又一起在玉案前做金石研究的日子,多么充实,多么快乐。如若那是一场梦,她宁愿永远不要转醒。
“雁过也,正伤心”,然而,那些温暖而美好回忆,非但没有给她带来些许宽慰,反而令她更为伤心,是呵,她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就连那南飞的大雁都似在提醒她,梦已碎,人亦非。“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窗外绽放的菊花,因风霜的侵袭而显得灰败憔悴,一如此刻的她,被现世的动荡,沧桑了容颜,也苍老了心。“如今有谁堪摘”,似在问花,也似在问自己,都说女为悦已者容,可当那个人已经不在时,又有谁能够读懂她的心呢!她从不敢奢望什么,只求命运不要在酿制灾祸,让那一颗几近破碎的心,走向凋零。
漫长的白日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孤寂的灵魂,要怎样做,才能够让自己熬到黑夜啊!因为天黑了,就可以遮住那泛着相思的红叶,可以掩去那薄凉而憔悴的黄花,可以不再面对那冷冷清清的境况,她的心已经很痛了,真的不想再痛。“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窗外突然下起了淅沥的细雨,打在屋檐上,窗子上,梧桐树上,噼啪作响,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低诉那缘起的从前。那么多的经年往事,就在这湿润的柔情里,流淌而出,剪不断,理还乱。
   或许只有文字,才能将青春定格在字里行间,谱着一首首青春的赞歌,诉尽流殇。愿青春是一首诗,或铿锵热烈;或静如止水。执以年华为笔,与君书一卷青春。笔墨浅淡,掺和着一碗烈酒,和着清风,流出淡淡酒墨香,愿青春是一场宿醉 ,一醉莫醒。

https://o.ruogoo.cn/upload/c8208e367b590f398e3b6d1a1b4a152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