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然穿云华山颠,弥漫红光古洞间。 今日红光始消退,炉火初生已三年。
蓬头散发欧冶子,始见微笑上颜面。 如鹰之目照炉中,视其所成五绝剑。
然见笑容僵其面,枯手抚剑坐长叹。 巨阙大巧虽天成,形粗体拙透骨里。
鱼肠腰细剑身短,少有阳刚君子气。 胜邪锋利却不韧,光芒难掩俱倾露。
纯钧形神固堪奇,终留华美于世欲。 失望之余多少痛,泪落滴得末剑上。
铮声一响忽使听,几多期盼生绝望。 水剑相击如此音,莫为宝剑做何物。
狂喜复至捧其剑,已令苦心久惊忽。 墨柄古朴略雅致,银锋凝气扑面寒。
利韧至纯于骨里,泪水始落无迹寻。 洞内辉光甚微弱,剑身灼眼似流泉。
流泉影中见清湛,恍如银星穿珠线。 是时欧冶正得意,遂乃谓曰湛卢剑。
愁容微微笑几许,细刻湛卢柄身上。 捧之缓步踱洞外,重逢久别明日光。
竦剑凌空砍巨石,流风扫过透石底。 巨石屹立犹未动,湛卢已然穿痕里。
欧冶清啸肃其意,果然好剑不负此。 语毕轻轻拍巨石,訇然一震石中开。
分毫不见湛卢损,石中销痕如刀尺。 仰天大笑向长空,何方安知干将子。
汝成干将与莫邪,终为愚王所赐死。 愚弟湛卢敌干莫,吾今虽死已无憾。
暂且赴向黄泉路,再度与兄来论剑。 不才之人持湛卢,他日吾当摄剑魂。
说罢横剑自尽去,湛卢剑身无血珠。 几经风雨飘打去,数历春秋寂寞还。
英雄豪杰慕此名,相继取剑攀华山。 华山空余铸剑炉,无寻湛卢落何处。
再叹愿觅余四剑,终不知其可在无。 几朝风云转瞬逝,皇子隆基旦日来。
华山此路贯天险,纵上乃登莲峰台。 千年古洞仍如故,惟觉骷髅略不同。
颈上斜横一古剑,剑光如雪舞蛟龙。 见此一幕李大奇,匆匆上前捧长剑。
寻觅其中为何者,惟余古字柄中间。 书之所云两字耳,细观方知是湛卢。
大喜继而又大惊,千年古剑出世途。 收敛心神凝于目,试看冰冷银锋芒。
紫色寒光映面庞,是时隆基喜欲狂。 平息内讧何为者,持有湛卢对宫廷。
至乃湛卢为神物,日日夜夜不相离。 削铁如泥平此利,平息内乱处韦氏。
九五之尊一朝得,然后方有开元世。 唐诗有云无题句,或曰君王按湛卢。
横决四海人尽知,欧冶神剑今始出。 采矿冶铁复铸造,每每覆历各三年。
天剑所成知何时,流传早远于先秦。 恍若一梦三十载,京城乃出江采萍。
入宫代取湛卢剑,江南梅妃岂虚名。 可叹数月流澌逝,天子复得玉环来。
雪肤花貌更倾国,江山怎能抵娇媚。 湛卢贮于藏剑阁,明皇沉于红罗帐。
朝朝些许带偷掐,那知窗外日飞光。 湛卢不按夜夜鸣,明皇久醉羽衣裳。
光阴数年空虚度,只有忠心举兵叛。 胡骑十万压边境,李唐江山至此乱。
玄宗乃忆湛卢剑,湛卢锋利如往昔。 是时湛卢余其利,终不再为宝剑矣。
马上江山始争夺,剑里宫帷方安定。 一代英主虽可敬,孰知晚年起刀兵。
声色犬马御林卫,久不征战徒空名。 野蛮剽悍有胡骑,色变谁敢撄其锋。
弃甲抛盔皆倒戈,长安街市起狼烟。 玄宗洗尽富贵际,只留满身空贫寒。
玉容马嵬消殒处,空空回首几时还。 风云屡变飞鸟默,惟有丧魂与落魄。
整日无食正饥餐,想尽宫中银玉盘。 眼前所见何为者,野菜糠米难下咽。
目光呆滞凝断壁,国破沙场野魂幽。 忽听犬吠草莽间,玄宗此刻欲狗肉。
跳跃而起寻狗迹,惨叫声来无片时。 湛卢飞剑穿狗腹,玄宗狂笑面容敛。
怎知狗血如泉涌,胶红洒得腥满剑。 神剑杀将乃无数,锋刃从未沾血珠。
孰料不似往昔日,通体遍布皆猩红。 慌张之余抱袖拭,狗血却欲凝其中。
美女丰腴已绝命,江山复以沦陷去。 天子今宵何所有,惟余湛卢对虚无。
轻挽衣襟向湖边,浸剑缓缓入湖水。 忽觉剑灵猛力挣,湛卢一沉坠潭底。
玄宗惊怒仰天叫,寰宇凝滞凄其厉。 长空红云瞬间结,满池清水皆血色。
神剑静静悬湖心,剑刃血迹褪其侧。 冰紫寒光复灼闪,恍如初出欧冶炉。
玄宗大喜正欲取,满天银星顿闪无。 湛卢鄙夷视一瞥,遂化寒光九天去。
江山不变过千年,风雨百载飘摇苦。 而今重问剑何方,终是无人知所处。
相传欧冶炼五剑,五剑之最乃湛卢。 炼剑之地说九种,余选华山为其出。
后其五剑均不见,惟有杜诗传世途。


注:湛泸是一把剑,更是一只眼睛。湛泸:湛湛然而黑色也。这把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它就象上苍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注视着君王、诸侯的一举一动。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欧冶子铸成此剑时,不禁抚剑泪落,因为他终于圆了自己毕生的梦想:铸出一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所谓仁者无敌。湛泸剑是一把仁道之剑。

https://o.ruogoo.cn/upload/78cc566e5e0a2cd5e9a365a4d4aca94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