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汽车经过三个小时的路程、在一幢讲究的别墅大门前停下来了,司机扭过头看到沈茜已经睡着了,他轻声的叫,“沈小姐、请醒醒!沈小姐请醒醒!我们已经到了。”

沈茜睁开眼睛看到司机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糟糕!怎么睡着了呢?”她在心里说着,慌忙坐正了身体、用手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不好意思的对司机笑笑,“很抱歉!我睡着了,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沈小姐!因为我们已经到了、才把您叫醒的。”司机和蔼的说着。

“噢,已经到了!”沈茜往车窗外看去,看到一扇气派的别墅灰色的铁大门!

司机按了两声汽车的喇叭、不一会儿那两扇紧闭的大门就缓缓地打开了!车一径往内开去、停在一个白色的大理石卷发男孩石雕像前,在男孩的四周是喷水柱,下面是一个圆形的花坛、种着黄色的玫瑰!

司机先下了车、他为深吸打开车门、并且很客气的说,“沈小姐请下车吧!”

“噢、谢谢叔叔!”沈茜对他点点头、便从车里下来了,手中提着小提琴箱子,把一个布包背在肩上。

司机去打开后备箱拿出沈茜的行李箱来。

这时走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夫人,她穿了一身白色的套装,脚上穿一双白色的半高跟皮鞋,她的神态很优雅、气质非凡!

“老赵,这位就是沈小姐吧?”她微笑着问司机,同时笑盈盈的打量着沈茜。

“是的,这是沈小姐的行李。”司机说。

“哦,待一会你让小兰把沈小姐的行李送到二楼房间去。”夫人说毕,走到沈茜的面前、柔和的说,“沈小姐、您好!欢迎您来,我是这里的管家,他们都叫我林妈,您跟我进去吧,先生她在客厅里等着您的。”

沈茜她拘束的点点头,在心里暗想、管家都是这样的高雅!哪、主人岂不是更雍容华贵吗?她紧张的跟林妈走在用石板铺成的小路上,沈茜她只觉得头在阵阵地发晕,觉得自己就像走进了一个梦幻的世界中一样!

林妈推开一扇漂亮的红木房门,笑的示意她进去。

当沈茜走进来时、不禁惊奇的发出一声、“哇!”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富丽堂皇的大厅,带花纹的大理石地板、淡雅明亮的墙壁,好似不是壁纸,气派的落地玻璃窗、在窗两边系着略带肉色的窗帘、当中垂着洁白的纱帘,纱帘随着窗外的微风轻轻飘舞着,螺旋型的楼梯、台阶上铺着红色的地毯,乳白色的扶手,在靠近窗前摆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头顶悬挂一个硕大的水晶吊灯!整个大厅可以容纳三百个人,沈茜站在大厅中觉得自己就像身处在宫殿里一样!

“沈小姐、客厅在这边,请随我来吧!”林妈轻声说。

沈茜随林妈走到一扇玻璃花纹的推拉门前站住了,林妈抬手轻敲了一下、并且说道,“先生,沈小姐她到了。”

“噢!快请她进来吧!”一个略带磁性男士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好!”林妈应一声、随手把门拉开了,微笑的对沈茜说,“沈小姐、请进!”

沈茜忐忑不安的走进了客厅里,客厅迎面站着一位身材挺拔的、五官菱角分明,鼻梁就像雕塑家雕刻出来似的,一副金丝边眼镜遮挡不住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头的乌黑头发,上身穿一件洁白的衬衫、下配一条灰色笔直的裤子,衬衫下摆系在裤子里、腰间黑色的皮带不是一条普通的皮带、而是世界名牌之一、“古琦欧·古琦Gucci”

好一个潇洒而温文尔雅的绅士啊!不愧为是这幢豪华房子的主人啊!沈茜在心里暗赞许着。

同时冷书博的心也被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震撼着!仿佛又见到了刻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个倩影!他不禁地低声唤了一声,“沈箬!”他良久痴痴的凝视着沈茜,一件淡蓝色的无袖连衣裙包裹着一个窈窕的身材,皮肤白皙细嫩,一双明眸如清澈的湖水,一头的青丝自然的披在脑后,令她更显得飘逸脱俗!

“您好!冷叔叔!”沈茜向他鞠了一个躬说。

“噢!你好!你好!快请坐、请坐。”冷书博就像被梦中惊醒的一样、神色不禁有一点慌乱!

豪华的客厅令沈茜觉得很拘束,客厅里的设施充满了西方的情调,壁炉、整洁的大沙发,漂亮的吊顶,壁炉上方挂了一张放大的相片、一个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夫人、脖颈肩白皙、她的神态是那样的高雅!想必她是这里的女主人吧,怪不得妈妈她要给自己买了几套新衣服与皮鞋!一再嘱咐自己来冷家的时、一定要好好梳妆、不要为她戴黑纱,原来妈妈早知道冷叔叔的家不同一般家庭!想到妈妈泪水不禁在眼眶中打转,她不想被冷书博看到、所以她借把手中提着小提琴箱子放到沙发边上之时、迅速把眼角的泪抹去、然后在沙发上坐下来。

冷书博他也在她对面坐下来了,“孩子、你的名字是……?很抱歉我没有记清。”冷书博充满了歉意的说着。

“沈茜,一个草头下面是东南西北的西。”沈茜轻声的说着。

“沈茜!你的妈妈果真为你取了这个名字!”冷书博的神色有一点动容。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系着白色的围裙妇人用托盘端两个杯子,一个被子里的是茶、另外一个杯子的里是饮料,妇人无语的把盛着茶的杯子放到冷书博的面前,然后又把盛着饮料的杯子放到沈茜的面前。

“吴嫂、晚上加几个菜吧。”冷书博对妇人说道。

“好的!”妇人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沈茜看着面前的那杯饮料、顿时感觉得口干舌燥、不禁抿了一下嘴唇,但没有好意思去端杯子。

冷书博就像看明白似的,所以自己先端起茶杯,和蔼的对她说、“你一定口渴了吧!请喝吧!”

沈茜这才端起杯子来、本想喝一口的、可凉凉的、甜甜的橙子味道令她咕咚咕咚的竟然把半杯的橙子汁喝下去了!她羞涩的看了冷书博一下、红着脸轻声说,“很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太渴了。”

“没有关系的,你不要这样的拘束。”冷书博看着沈茜、不知怎么呢?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怜惜之情!

“叔叔、您怎么会认识我的妈妈呢?”

“怎么?你妈妈没有对你说过吗?”

“嗯,没有。”沈茜摇摇头。

“我和她是同学,我们同一天走进了音乐学院大门的,你的妈妈她是在我们这届同学当中最有音乐天赋的、她不单会拉小提琴,而且弹钢琴也是一流的!不知为什么一毕业她音讯全无,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任何的消息,一直到前不久我突然接到她打来一个电话,说要将你托付给于我,我询问她的境况如何?可她不肯告诉我,唉、她现在还好吗?”

“我妈妈她……在两个星期前去世了!”沈茜说着,泪水不禁地夺眶而出。

“孩子你说什么?!你说你妈妈她……”冷书博他就像听到一声突如其来的炸雷一样!不敢置信的凝视着沈茜,沈茜早已泣不成声,他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在一阵阵的绞痛着!痛得使他闭上眼,两行泪从眼角滚落了下来,沈箬!沈箬!你为何要这样匆匆而去呢?为何到死也不愿意和我见上一面呢?莫非你在恨我辜负了你那份炽热的爱吗?冷书博内心里那一份埋藏了十八年的情感,在此时此刻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喷流而出!这十八年以来、他总是期盼着能与沈箬见上一面啊!哪怕不说一句话、也好啊,每一年的同学聚会不论他有多忙都要去,他是渴望能够在那里见到沈箬!也给自己心中的那个疑问一个答案,为什么当年要不辞而别呢?可是每年同学聚会都不见沈箬她的身影,他问遍了所有的同学,但没有一个人知道沈箬她在何处?

过了许久,冷书博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看着在低泣的沈茜,才明白这个孩子的面容为什么如此憔悴!可怜的孩子正在承受一份巨大的悲痛!冷书博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情感!想去好好的疼爱她!她就像一朵初绽放的小花、已经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她需要一份关爱啊!

“你妈妈她是什么病呢?”他轻声的问道。

“是乳癌。”

“她生前是做什么工作呢?”                                                                                                                                                                  

“在一座中学教音乐。”

“哪你的父亲是做什么呢?”

“听妈妈说我还没有出生的时、我爸爸就不在了,所以一直以来只有妈妈和我俩个人生活着。”沈茜说着、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来、递给他、“这是我妈妈让我交给您的。”

冷书博接信封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他看到信封上写着(书博亲启)那秀丽的字体是他所熟悉的笔迹啊!他没有当沈茜的面把信拆开来看,他急于独处、急于读手中这封信!于是他按了一下茶几上的红色按钮。

不一会儿林妈就走进客厅来了,冷书博没有等她开口,就对她说道;“林妈、你陪沈茜到她的房间去休息一下,还有、下午我想在书房里休息,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来打扰我。”

“好的,我知道了。”林妈点点头。

冷书博回过头来对沈茜说,“孩子,你先到你的房间里去休息休息,看看还缺什么东西吗?你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下,叔叔一定会代替你的妈妈好好照顾于你的。”

冷书博的和蔼的语气令沈茜感到一份温暖!同时她也感觉到妈妈的离世带给对方的悲伤不亚于自己的,现在他只想独处一会吧!所以沈茜无语的提起小提琴箱子站了起来,对冷书博点点头、便随着林妈从客厅里走出来。

“沈小姐您的房间在二楼,请随我来吧!”林妈和蔼说着。

“嗯、好!”沈茜点点头,随林妈走着,当经过钢琴前时、沈茜情不自禁地停足、爱惜的抚摸着,她只有在电影上见过这么漂亮的钢琴啊!

“这是敏敏小姐的钢琴,是在她过十二岁生日的时、她外公送给她的,您看这就是敏敏!”林妈说着、指了指钢琴上面摆放一个白色的相框。

沈茜抬眼看去、相框里镶着是四个人在巴黎艾菲铁塔前面的合影,冷书博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在他的身边站客厅里挂那幅相片中的女士、她身穿一件白色的旗袍、肩头披着白色的皮草披肩,她亲密的挽着冷书博的胳膊,在他们的身边站着一双儿女,女孩是梳着短发、刘海齐眉、上身穿一件大翻领红色的呢子短上衣、袖子很宽大,黑色的超短裙、脚上穿一双过膝黑色的皮靴、她的一双眼睛大大的、黑黑的,睫毛长长、弯弯的,歪着头、一只手做一个胜利手势,脸上荡漾着调皮的笑!在女士身旁站男孩的相貌和女孩的相貌很像、而且看上去俩个人就像同岁的一样!

“林妈,他们是姐弟吗?他们俩个怎么这么像呀?”沈茜好奇的问林妈。

“噢、不是姐弟,是兄妹,他们俩个是龙凤胎,思鸿比思敏只大一分钟。”

“他们是龙凤胎啊!那他们俩个人一定非常亲密吧!”沈茜羡慕不已的说。

“嗯,敏敏是这个家里的小公主,先生和夫人格外宠爱她,思鸿平时也很爱护这个妹妹的。”

“哪、今天他们不在家里吗?”

“他们与夫人去法国看望外公和外婆了,一个月后才回来。”

沈茜和林妈边说话边走上了二楼来,白色的房门、淡黄色的地板、房间并排摆列着,林妈指一间比较大的房间说,“这间是先生和夫人的房间,隔壁房间是敏敏的房间,您的房间就在思鸿的房间隔壁。”

林妈推开靠内的一间房间门,“沈小姐、这就是您的房间,您看看还需要添加什么东西吗?”

沈茜她观视着房间里的一切,洁白的墙壁,粉红色的窗帘,小巧的书桌及椅子,漂亮的床,还有一个梳妆台,沈茜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

“这是壁橱。”林妈说着拉开一面墙壁。

沈茜惊奇的看着、门关闭的是一面墙壁,拉开时竟然是一个挂衣服的壁橱!

“这里是卫生间兼浴室。”林妈指着壁橱旁边的一扇门说着。

“沈小姐、您看看还需要什么东西吗?”

“不需要了,林妈、谢谢您!”

“不客气!那、您休息吧,我就下楼去了,您需要什么、就到楼下去找我。”

“好!”沈茜对她点点头。

林妈走出房间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沈茜一个人,她才长长吁了一口气,把手中提着小提琴箱子放到床上,她无力的坐到床边,心中不禁感到一份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