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金缕曲】

=========================================

唐时有有奇女子,姓杜氏名唤秋娘。原为江南名妓,因善歌舞,初跟随镇海节度使李绮,后来又进宫,成为唐宪宗的宠妃。世传,她一舞动天下,那名曲便是金缕曲。

有人说,金缕曲并非杜秋娘所作,而另有其人。但也有人说,金缕曲就是杜氏感事不遇,世事枯寂的宜兴之作。具体,只因年岁较远而不可考。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杜氏命运多舛,偏不巧生于唐末,长于乱世,历经了唐代帝王频繁的更替,看惯了世事沧桑,晚年被削籍为民,放归故乡金陵终老。

就像曲终人散啊。

“杨柳乱成丝,攀折上春时。

叶密鸟飞碍,林深花落迟。

城高短箫发,林空画角悲。

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

歌女们一遍遍地唱着折杨柳,身姿倩曼,娉婷。一个转身,万物失其光彩。

还有阳关三叠:“清和节当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霜夜与霜晨。湍行,湍行…”失落的文人墨客,饮酒,赏花,对月,琴歌。

如今天下大乱了啊。


入夜久了,垂垂老矣的红颜倚在秦淮河畔,瞧着河中来来往往的烟波画船,听着离别之音,留下了两行清泪。

她哭了。

多年前,是谁对她说,不会再让你受苦,要保护你爱惜你,一生;又是谁,对她说,如今天下虽乱,仅因宦官弄权不予皇权,以致朝政壅蔽。待他日重整超纲,定于你做一对明君贤后。

都死了。随之曲终,人散场。

还记得他么?

经年的回忆涌上心头,伴着思念。幼时,她多孱弱,娘不让她出门。终日泡在药罐子里。即便很想出门,也得装作一副快死了的模样,骗娘说,我活不长了,娘,我想吃城东天桥下的胡麻饼,你去给我买来可好?每每如此,娘便哭得很伤心,一边揩拭着眼泪,一边答道,好,好,依你。

她不解。不就是死人么,有什么好哭的?为什么当年祖母去世时,娘也哭得这么伤心。

她年少无知啊。



不久,娘也去世了。她一个人,无依无靠了。她的父亲在她出生前就已去世,可幼时的她却不知,见别人都有爹爹陪着放风筝,便常于病榻上对娘倾诉不满。

娘,为什么别人都有爹爹陪着玩儿,而我没有呢?爹爹不要我了吧。

娘总是不说话。

现如今,再问同样的话,娘会听见么?

最后一块面饼吃完了,她迷惘了。

平生第一次。偌大的金陵,究竟何处才是容身之所?

是他。天桥下,他对脏兮兮的她伸出手,问,没有吃的了么?跟我走吧,我帮助你,给你吃的,喝的,许你荣华富贵。

彼时,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那懂得什么人情世故。只是听说有吃的,有穿的,有娘还在世时享用不到的,还有那一只清隽的手,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哪晓得,如此就是半生了。他为她谱曲,请人教她跳舞,关心她,守护她,爱她。一时,她几乎以为,此生找到依靠了。

世上哪有此等好事。唐末时,天下大乱,以为宗室做一个小小的节度使就能避祸么?

厅堂之上,她亲眼目睹了那一面。穿着明黄衣服的清秀男子,与他有几近的相貌。主座边上,身着华服的中年人操着阴阳怪气的声音,对男子说,皇上,臣就不动手了。

她惊恐地左顾右盼,舞衣的广袖里,尖利的指甲戳破了手指。

黄衣男子哆哆嗦嗦地从剑鞘里拔出剑来,步步逼近。

瞳孔放大。

——他,居然拿她挡剑。

拿她挡剑!

一切都完了。以前的鹣鲽情深如胶似漆,都不过是逢场作戏,戏终了,就该散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