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走过旧庭廊,潇潇暮雨生凉。
浮萍蒿草去匆匆,南北西东。

推盏徒言珍重,衔杯暗检妆容。
一声折柳两心同,离恨浓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