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羞涩易怒的寒风
“‘您’!敬语,我第一次听道有人对我说敬语!”
寒风心里默默地念想着回到操场!
很快,军训结束啦!此时已经北京时间五点半,所有的同学都回宿舍。只有寒风不愿去宿舍,他就是这样一个呆不住的男孩!

此时,操场的另一角,围绕着许多女生,她们尖叫着,异常的兴奋。女生丛中站着一对‘校花校草’,‘校草’在向‘校花’表白,如此风流的场所岂能少了殷雪,他站在一旁欢呼起哄着,惹的所有学生都已宋教官为中心,相互祝福,相互撮合着她们在一起。
对于寒风来说,如果不是特殊原因:如集会、吃饭、上厕所……他是不会去面对这么多人。然而,今日不同,人越聚越多,为了心中的好奇,围绕着许多学生,当然也包括学长学姐们。
如此之多的人,挤来挤去将寒风混入其中,寒风不知所措,在人群中颤抖、汗流浃背。他被校友们越挤越深,直到最内层的一圈人中,他在其中左转右转,后面一高个子男生气急啦,生气地说道:“同学,你看就看,不看别挡道!”寒风没有理会,这位同学生气啦!他用最大带有火气的力气在寒风后背用力一推,寒风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一下冲出最内层的人群脚被鞋带一拦瞬间爬倒在地上。
操场中央是用大理石铺陈的中心地点,也是领导、学生会发言所站之地,所以装饰的极其华丽。大理石上刻着五彩花纹显得格外清晰,锃亮的大理石在云彩光芒的照耀下格外艳丽,从大理石隙缝中散发出淡淡地清香味使人迷恋。
他瞬间站起来,却不知地下是大理石,也不知这玩意居然如此的光滑,因为寒风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土地’,‘土地’里散发出的不是泥土的纯朴味道,而是淡淡地花香。寒风站起来原想将推他的人教训一番,谁知鞋底打滑,再一次摔倒。惹的旁边许多人的不知名义笑声。寒风心知是嘲讽自己,什么也没说,他想站起来,可是却不知为何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寒风对自己的举动感到好奇,心想:哼!等你们都散了看我不把你拆掉!
可爱的寒风还想着和光滑的地板作对,他不知道脚下的地板是什么东西,所以便向往常一样带着搞破坏的淘气劲暗自发誓着。
“萧寒风?”‘ 校花’岳碧莲诧异地说道!她刚想走过去扶起寒风,可谁知寒风比自己更快的再次站了起来。
“没事吧?同学。”学长带着安慰的神情轻声地对寒风说道,眼光注视着寒风,寒风并没有去理会学长的发问。但由于鞋带没有系好,他后退了一步脚下一滑身体向前倾去……
宋殷雪知道那站在寒风眼前的这位学长身体弱,毕竟殷雪曾背着他去宿舍过一次,所以对他还是了接一点的。他虽然鼓足勇气向碧莲表白,但病弱是改变不了的,即使现在当着许多学生的面向碧莲表白,但事情的真相无法告知他人。
就在寒风倾倒的一瞬间,宋殷雪秒速上前用左手扶住住了寒风,以防寒风摔倒撞到‘病弱的学长’那可就毁了这么喜庆的场面!
寒风不由的脸红了,他低着头不语。宋殷雪命令道:“蹲下!系鞋带!”
含羞地寒风什么也没说,小声地答道:“是!”
寒风系好鞋带后站了起来,头依旧低着,默不作声,秀气的脸蛋红红的看着让人发笑。在场所有的人用目光注视着寒风,寒风不知所云的又向后退了几步!
只听后面一男生大声喊道:“答应他……答应他……大家鼓掌!”
喊完他向前走了一步,觉得寒风比他高,于是轻轻地碰了寒风一下,寒风原本不习惯这样人群聚集地场面,腿脚还在微微颤抖,被那位男生轻轻一碰,却发生了矛盾!
原本宋殷雪是去看这对即将诞生地新‘情侣’,他再仔细一看寒风的双腿不停地打颤,心想:他在害怕什么?难道不喜欢人多的场面?谁知,还没等他转身眼前的寒风扑了过来,扑入殷雪怀里的寒风瞬间火气直升。
他一个后脚踢将身后比自己低的男孩踢倒在地上,拎起右拳向宋殷雪激去,宋殷雪秒速在空中抓住寒风的右手腕,身体向后退了一步。
他不解而又风趣地说道:“同学,不样这样嘛!是你自己喜欢帅气的我哈~”
寒风拎起左脚用力踢去,踢在了殷雪的右脚腕,殷雪此时觉得这家伙来真的,但他还是风趣的说道:“呦~真踢啊~有意思,你占我便宜反而自己先看不起自己了哈!”
说者殷雪已子弹的速度绕道寒风身后,用右手掌正要击打寒风,可是他却停手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件礼物。就在他停的一瞬间,寒风一后踢腿正要击殷雪左脚腕却被殷雪机灵的闪开啦!殷雪再次绕道寒风面前,淡淡地说道:“小子,先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再出手,这样不容易伤身啊!”说完向着那位‘病弱学长’面前退去。站在那位学长面前的殷雪看向寒风。

此时,碧莲大声喊道:“停手,否则我……”她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用手指正要划屏的一瞬间碧莲感觉在自己身边刮过一阵冷风,风过后,此时碧莲的手机已被寒风踹出大理石很远,手机在空中漂亮的划出一道曲线掉落在用浅绿色地毯铺陈的操场跑道上,坚强的手机却完好无损的在跑道上亮着!
所有人默默地看着,不敢出声。他们被寒风的举动镇住了。出手与学生会的成员作对,胆子大暂且不说,后果你却很难接受。
此时的寒风面目无光地站在碧莲右侧,碧莲紧张地不知如何是好,拿着手机的手在空中停留着,眼睛直视前方不敢动弹。而站在殷雪身后那个病弱的他,却缓步向碧莲走去,心想: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允许你去欺负碧莲,不许欺负碧莲!额头上的汗珠已经透过头发流到脸颊,他坚持着,强忍着自身的痛楚,大声向寒风喊道:萧寒风!你个坏西瓜,不许欺负碧莲!不许欺负我爱的人!
碧莲听道这句:不许欺负我爱的人!
碧莲对他微笑着,停在空中的手也慢慢地放了下来。看向他!
他坚持着冲向寒风,用力抱住寒风,口中说道:你个坏黄瓜,不许欺负我爱的人!
口中虽然这样说着,其实,此时的他在寒风怀里全身颤抖着却感到一丝温暖,额头的汗珠滴露在寒风的脚下,在大理石上发出清脆地响声。
寒风的脸更红了,他正要出脚去踢他,却感觉道颤抖的他及微弱的身体如同昔日的自己!顿时寒风的心里滚动出一滴泪水夹散发着血腥味道仿佛滴落在大理石的花纹上发出冰一样的气息。
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冷冷地说道:“松手~?”
可他没有回应寒风!
寒风以为自己的声音小了点,他没有听到,再一次用淡淡地语气说道:“松手~”
他依旧没有反应。碧莲走了过来,站在他的身后,对寒风说道:“他睡着了!”
“啊……”寒风惊奇地发出语气词。同时自觉的用手推开眼前这位学长,接着碧莲扶住了他,背着他默默地向校医室走去。
跑道上的手机屏幕依旧发亮着,而它的主人此时已抛弃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