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送往红粉楼,文武百官息心地。
今日是成派传人何希与肖仙的重头戏,坊里来了很多人。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演出,也不是第一次唱《青梅竹马》,却是比任何一次都郑重其事。
眉飞入鬓,口含丹朱。花旦启唇步步娇:“您将那一曲阳关休轻放,俺咫尺如天样,慢慢的捧玉觞……待尊前捱些时光,且休问劣了宫商,您则与我半句儿俄延着唱”。
小生缓步行近:“你好是归去的忙,回头儿却缠魂梦里想,便休提贵人多忘。”
末本戏曲尽婉转,该是收尾退场的一刻,仆人欲送走生角之际,花旦似脚下失控,踉跄了一步。但她站稳依然是低眉顺眼的名花一朵,她问:“咱家动情,每也生憎。不比那雕梁燕语,不比那锦树莺鸣。君离乡背井,知她在何处愁听?”
一语出而惊四座。不为别的,单单只因戏本里从无这句唱词。看客常闻,怎会不知今日演出之人情绪有异。再观台上诸位,寂静的只剩喘息。谈何应变,希望在生。
他不想给她无望的期待,更不想她背负重担,措辞一会身也未回的念道:“飞过蓼花汀,孤雁儿不离了凤凰城。画檐间铁马响丁丁,宝殿中软榻冷清清,寒也自如,萧萧落叶生,烛晕人长静。”没有你,我也一样可以活的自在舒心。至少,也是无悲无喜。
这个答案就算不能令你满意,也不会让你太难过。
何希狠下心来在谢幕后就直接去了寒禅寺,慈悲为怀的光芒下他细细想着:明日就是肖仙离开的最后期限,再多的离情别绪说给她听也无非徒添一份伤心。相识相知不相守,世间知音独相惜。既是相惜,如何看的下长亭送别,短亭依依?

佛家普度众生之所却是肖仙眼里的地狱。曾听肖仙提起过,她的哥哥姐姐幼时陪她去山寺祈福。她总是闲不住的往外跑,这一跑就是黄泉碧落。山体剧烈震动之后,她因为在下山的边缘区而得以被山民抱着逃离了,所以事后亲眼看到哥哥姐姐的部分残躯从遮天的白色中被抬着行过时,她崩溃了。
再后来,她倍加珍惜家里尚存的亲人。乖巧懂事,执拗得守护者她认为应该守护的人。所以啊,你看,她是善良的好女儿,是值得被人用心呵护的姑娘。而这一点,最基本的一点,我做不到。
门外飘起了雨丝,不消片刻即化作倾盆之势,好像一场盛大的送别仪式。也罢,就由你代我洗尽她的铅华之路,一如不曾遇到我般干净清澈。
“你不会来这里,我便也安心了。”简单的独白混在雨奏的乐曲中,淡的不会惊起一星涟漪。

一把伞能够确保自己风雨无阻么?肖仙不知道。她只是觉得何希从未送过自己什么,唯一的这把素伞还是在出演白蛇的戏里,他亲手献给她的。好歹道具是何希采买的,也就等同于换个方式的相赠。
眼下肖仙越走越急,雨帘亦越织越密。裙底已经湿透,现在回去不甘心,假若真的到了寺庙前,自己真的能坦然进去询问是谁把何希藏起来了么?她不清楚自己的勇气源于何处,只下意识认为不能再让他一个人零丁洋里叹零丁。何希会在被她问的烦时透露一两件自己的过往给肖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此情分便一点点攒成了不可割舍。
庶子身份,不得怜爱。主母视之为敌,六年凄凄惨惨。好容易被送出来做了一个取悦他人的戏子,还整日整日的喝药补身体。他总是笑着敷衍:没有体力怎么与你切磋技艺?怎么敢被你唤一声师兄呢。
何希啊,一切不平等的事,你好像都能一笑而过。那么,我呢?你费尽心思的躲我,不理我,是不是真能海阔天高任鸟飞?
快到了,快到了吧?肖仙踩着泥草丛生的大地激动的恨不能跑起来,她觉得不能只活在等待里。那样的未知性太可怕,她要为了留住快乐而奔跑在希望的原野上。
忽然一声雷响彻然大地,奔的是惊天动地的本事。肖仙愣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惊魂未定之际落雷更狠更烈似扑向自己。下一秒身体悬空,一件面料光滑的衣物瞬间盖上了自己湿冷的身体。冷静下来感受到靠近的温度时,肖仙才意识到原来是有人来救自己了。猛然抬首,是一张只有过几面之缘的男子。此刻他们正往她来时的路上快速奔去。这一下她就从震耳欲聋的雷声中醒了过来,伸手去抓男子的衣襟:“我要上山。”
男子停止奔跑,低头看她:“再不走,落雷就会吞没我们,山上那位也只有为你哭尽长夜的份了。”
肖仙妥协了,她明白自己的不理智。
这位男子似乎就是给她钦定的未来夫君沈北,她不明白,沈北为何会突现那里?他也并不噎藏,直接摆明:“我跟踪你,只是想保护你的安全。这次看你的确很想见他,我可以…帮你请他……”
“不用了。我想我们的事,只由我们来定论的好。”况且,我已经知道他的答案了。
信使来回,锦鲤枉死。大概多少封信笺寄了出去,也没见有人来探望过肖仙。名角一日为夫人,终生荣华不尽。她心里的那个人在记忆里活灵活现,源于屡番思念。念及她便唱几句郎骑竹马来的陈词,曲调渐渐不如以前,怎么还是教人闻而泪落。
经年辗转,旧地重游。学台上朱漆斑驳了些,教学的老先生道:“重开此坊,能请得昔日名角当属幸事。”
肖仙却充耳不闻,满心满眼的看着旧景里依然存活的灵气。她不太懂,师兄当年最喜此间明月,如何舍得戏文千百而去做那和尚?
回转至师兄曾住的房间,但见虚室空空,独一把素伞置于案旁,肖仙抱着它出了房间,在太阳底下缓缓撑开。令人欣慰的是,它还完好无损。当年不甚丢失,还以为再也不会找得到了。眸光顺势而下,伞柄上竟然多出了一列刻字:莫怨春风当欢颜。

https://o.ruogoo.cn/upload/7484474c31e4bcfc3b0e89ce217c8fa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