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冰

    突如其来的穿越

      南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在自家那张柔软舒适的小床上躺着。   她瞪着不知道是谁家低调而不失奢华,放纵却颇有内涵的天花板,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我,是不是会梦游?   人在梦游期间是不一定会干出什……

    慕容冰 ∙ 发表于 11月18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杳杳钟声晚.

    如梦令

    暮色沉沉,残阳半落,金色的余晖罩住了整片荷塘,七月中旬的荷花早已绽满了荷塘,荷香远溢,不知沁了何人的心脾。大致是饮了酒的缘故,整个人都有些许恍惚,望着窗外的荷塘,又忆起了儿时的事儿​…… 那时,尚未出……

    杳杳钟声晚. ∙ 发表于 10月29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水寒真

    精品 月缺酒满穿肠度

    悔恨当初难如愿, 今宵霜露分外寒。 烈酒无有暖身意, 待等明朝送酒迟。 深夜之中,隔着很远的一处院子中,正有一名身着华服的男子颓废地坐在院子中的台阶上买醉,四周黑漆漆的,只有这个院子中还亮着灯光。其实……

    水寒真 ∙ 发表于 09月14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妖潜于世

    阴人驿(代)

    我叫林正英,熟悉我的人都叫我九叔,我是隶属于“天护”的一个镇邪师,我出生在一个动乱的年代,王朝的更替在即,战争频繁,哀嚎遍野,太岁当冲。这些本来应与我豪无关系,若硬说有什么关系,那么就是这所谓的死亡会……

    妖潜于世 ∙ 发表于 09月10日 ∙ 评论 0 ∙ 喜欢 3

  • 顾尔锦时

    精品 悠然赋辞得一生(五)

    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许悠然没想到这么顺利,她躲在帘子后面瞧着高扬来提亲。沈赋辞只是挑挑眉,停了一会儿,笑得阴婺,“自家妹妹能出嫁,我自然高兴。那就这么定了。”许悠然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这时才安定下来,……

    顾尔锦时 ∙ 发表于 07月29日 ∙ 评论 0 ∙ 喜欢 2

  • 顾尔锦时

    精品 悠然赋辞得一生(肆)

    (七)“说了这么多,都饿了,想吃点东西。这是你准备的?煦春风的招牌?”沈赋辞看着碟子中精致的点心,就要伸手去拿。“别!”许悠然甚至没经过思考,出手拦住他,心里乱极了,“这,这糕点有异味,想是放久了,还……

    顾尔锦时 ∙ 发表于 07月26日 ∙ 评论 1 ∙ 喜欢 3

  • 顾尔锦时

    精品 悠然赋辞得一生【叁】

    (五)“许小姐,再过几天就是元宵,您这屋里要不要挂灯笼啊?”罗锦喜洋洋地举着大红灯笼朝许悠然晃了晃。上次事情以后,又换了一批丫环,只是变成两个人,罗锦还有素织。许悠然弯了唇角,苍白的脸上有了一抹生气,……

    顾尔锦时 ∙ 发表于 07月25日 ∙ 评论 1 ∙ 喜欢 4

  • 顾尔锦时

    精品 悠然赋辞得一生【贰】

    (三)“能不能……放过许家?”还是说了。许悠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张得口,说完好像哑声了一样,周围寂静的心慌。沈赋辞指节微弯,轻叩桌面,一下又一下,仿佛这么一坐就是一辈子似的。许悠然垂着眸呆呆立在原地,她……

    顾尔锦时 ∙ 发表于 07月25日 ∙ 评论 0 ∙ 喜欢 4

  • 顾尔锦时

    精品 悠然赋辞得半生【壹】

    (一)“悠然,家……家没了。”火光中沈赋辞转过脸,木然地望着许悠然。许悠然急忙攥住沈赋辞冰凉的手,“没关系的,赋辞,你还有我啊!”“真的吗?”沈赋辞眼神逐渐冰冷,死死盯着许悠然,突然用力甩开她的手,“……

    顾尔锦时 ∙ 发表于 07月25日 ∙ 评论 3 ∙ 喜欢 2

  • 透骨思浓

    书生与狐妖

    书生与狐妖 透骨思浓 书生住在深山里,并非为了神秘,也不是为了功名,只是为了能够很安静的看书。 有一天书生在浓雾环绕的山涧救下了一只狐狸,其实书生也并非为了好心,若是如此,他早就可以在山里……

    透骨思浓 ∙ 发表于 06月21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樰枂碸樺

    青砖街巷【第一章离别】长篇连载

    西安,古长安。一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有着十三个王朝在此建都的城市,古代文人墨客心中的圣地。从秦时风月,到明清烟雨,无时不在诉说着历史留下的斑驳印记。五月二十日,今天,西安艺术学院的校园并未见到太多学生……

    樰枂碸樺 ∙ 发表于 06月13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樰枂碸樺

    相思(2)

    今天我们来学王维的“相思” 是…夫子,稚嫩又参次不齐的声音,在草堂里响起。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 桐儿望着窗外在风雨里飘摇破碎零落满地萱红的杏花,思绪不由得回到那个下午。 小秀……

    樰枂碸樺 ∙ 发表于 04月18日 ∙ 评论 0 ∙ 喜欢 2

  • 樰枂碸樺

    相思

    相思 烟雨如织,行人如旧,各色油伞绽放在烟雨中,只是,那把红色的旧伞下,再也无法和你,并肩携手漫步在烟雨中! 烟雨斜,风却惹帘动,不说相思,却害相思,只因红豆生南国,而你又在何处? 客官,买把簪子……

    樰枂碸樺 ∙ 发表于 04月15日 ∙ 评论 0 ∙ 喜欢 2

  • 落红成冢(锦夜)

    子夜歌

    西海以外,鲜有人迹,雪原横卧,不知尽处。 小棠是一名关内平原上的平凡女子,只因自小喜欢听人讲故事,便生生练出了一颗向往外界的心。她觉得西海平原内什么都好,就是很难让人生出归属感,十六年来她谨记长辈教……

    落红成冢(锦夜) ∙ 发表于 04月06日 ∙ 评论 1 ∙ 喜欢 4

  • 慕容冰

    名字没想好

      三岁,他是将军府的小公子,他是小公子的小厮。   小公子是个皮的,每每招惹了外府来访的公子,都会被追着打。将军见是小孩子的打闹,才懒得护着他。这时候,他就会用自己同样娇小的身子护住自家小公子。虽……

    慕容冰 ∙ 发表于 03月20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柒染

    江湖不是湖,鱼目戏龙珠 十五

    起床时,的的确确是被阳光的温度热醒的,虽然许安很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实是赖床了。 头还是有些晕,口中仍残留着昨日夜里香醇清甜的梅子酒的气味。 宿醉。 许安从未想过这词有一日竟也会用到自己身上——景峦山上……

    柒染 ∙ 发表于 03月16日 ∙ 评论 0 ∙ 喜欢 2

  • 柒染

    江湖不是湖,鱼目戏龙珠 十四

    一行人刚找了家铺子落脚,以填饱肚子为由,顺带着商讨了许安日后的工作安排。 正热闹时,街对面一群鸟儿忽的惊飞起来,扇动着翅膀,把当头的日光拍成了碎屑。其中一只雀儿却不知是怎么的,晃晃悠悠地偏离了队伍,朝……

    柒染 ∙ 发表于 03月16日 ∙ 评论 0 ∙ 喜欢 2

  • 柒染

    江湖不是湖,鱼目戏龙珠 十三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街边不少酒楼的客人也渐渐少了起来,就连上午还热闹非凡的“醉迎客”酒楼,除却些依旧在喝茶的官员,也几乎不剩几人。许安一行人走在街上反倒是显得有些引人注目。 许安还在忽左忽右地晃着脑袋寻……

    柒染 ∙ 发表于 03月16日 ∙ 评论 0 ∙ 喜欢 1

  • 柒染

    江湖不是湖,鱼目戏龙珠 十二

    “移形换面!?”顾九御几近吼出的惊恐让许安愣了一愣。 移形换面这功法他听说过,毕竟那也是令江湖人谈之色变的被喻为“妖术”的功法。其功法如名,是个用于易容的功法。只是这功法如要修炼,若是没有莫家本家人的……

    柒染 ∙ 发表于 03月16日 ∙ 评论 0 ∙ 喜欢 0

  • 柒染

    江湖不是湖,鱼目戏龙珠 十一

    “诺,东西,我刚刚丢过去了。”独孤灼拍拍衣服上的灰,站起来,手遥遥一挥,指向方才他和顾九御二人坐着的那一侧,冲许安笑笑:“刚刚我丢过去了,没见到吗?” “我知道,就砸在我脚前。”许安阴着一张脸,看着独……

    柒染 ∙ 发表于 03月16日 ∙ 评论 0 ∙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