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闺楼之上,望眼湖光山色,夙筱竟痴痴的笑了起来。
“暮郎,你可会后悔?”夙筱眼中渐渐盈满了泪水,一滴滴滴落在她那鲜红的嫁衣上,“你可知,此时,我是怨你的?”夙筱低声喃道。
夙筱张开右手,是一枚血玉,血红的颜色刺伤了夙筱的眼,激动之下,她扬起手就将这枚血玉狠狠地摔下阁楼,耳边隐隐听到了,玉击地而碎的声音。
夙筱紧闭起眼睛,泪水由着眼角滑下,冲花了满脸精致的妆容。
此时,房外传来阵阵脚步声,“小姐,华家少爷的迎亲队已快到了,老爷说请小姐快快下楼,勿要耽误了时辰!”婢女水月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房门,轻声喊道。
“你们······终究是不懂我的······”夙筱睁开眼睛看向门外的那抹倩影,摇摇头道。
“暮郎,等我······”夙筱突然笑了,她站上窗沿,看着碧色青天,好像解脱般的笑了。
三年前,曲江池畔,一曲《刹那芳华》她与离暮结缘,以琴会友,两人暗生情愫。可是离暮却只是一个小倌,身份低微,且为人所不齿。世俗的眼光和家人的阻挠终究断了一段佳话。
五日前,华家突然来提亲,父亲为了夙家荣耀私自为她订了亲,还私下里着人逼死了离暮。
为防还有其他变故,父亲差人急急选了今日成婚,可是,他终究算不到,夙筱于离暮情谊之重。
奈何桥上,夙筱没有寻到离暮,她寻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孟婆告知她许是那人心愿未了不愿进入轮回。
可茫茫六界,夙筱又该何从去找,她跌坐在奈何桥头,甚是无助。
孟婆心生怜悯,便说让夙筱就在这忘川河畔等着吧,说不定哪日那人想通便来了。
夙筱托孟婆寻了一把焦尾琴,开始在忘川河畔日夜不息的弹奏着那曲《刹那芳华》。
自此,时不时路过的小鬼都会看到忘川河畔有一白衣女子在弹奏着一曲名叫《刹那芳华》的曲子。
“她在这儿有上千年了吧!”有一小鬼向孟婆问道。
“是啊!”孟婆叹了口气。
“还没等到她的良人?”那小鬼又问。
孟婆无奈的摇了摇头······

https://o.ruogoo.cn/upload/79a3c219f1fd26df976751b8b8d84e0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