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入墨,星辰闪烁。
竹林中有悦耳之音传出,如泠泠清泉。突然,声音戛然而止,林中响起一道警惕的声音:“何人在此?”
只见有人缓步从暗处走出,伴随着的是一阵掌声,那人道:“姑娘这琴抚得如此之好,不知是否也是偷来的呢?”
“大胆狂徒!”她被来人的话激怒,一掌拍在琴案上,声音震飞了栖树的乌鸦,斥道:“本盟主行事光明磊落,何时做过偷盗之事?若阁下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本盟主不客气了!”
“哈哈哈,在下一时口误,还望盟主大人勿气。”他笑过之后,表情忽地严肃起来,道:“可盟主大人真的偷过一件东西!”
“何物?”
“在下的心,不知算不算?”
那时的他虽风流,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日正在茶楼与宾客嬉闹间,不经意一瞥,楼下有一女子执剑走过,身姿绰约,清冷气息散在四周,如一朵遗世独立的莲,从此一眼万年,再难忘掉。
“一派胡言!本盟主与你素未谋面,何来偷心之说?!而且你私闯竹林,劝你趁本盟主出招之前速离,不然……”
“不然怎样?”他对她的怒意并无半分惧色,反而笑道:“听闻盟主大人曾立下规矩,若能赢了你,便可娶你为妻,不如今夜就与在下比试比试如何?”
一条白绸突然迎面而来,他迅速躲开,边躲边道:“盟主随意出手,是否太不礼貌了些?”
“与你这等无耻小人有何礼貌可讲?!”说话间冷剑出袖,直逼他的面门。
然而,如此惊险的一刻却被他轻而易举地化解。只见他向上一跃,翻身便到了她身后,身形快如闪电,就连她也暗暗吃惊,此人的武功竟不在她之下。
突然,电石火花之间,她已跌入一个人的怀抱,手中的长剑架在了她的肩上。
“盟主大人输了。”身后之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之中,脸颊无端地染上红晕。挣扎未果,反而被人越抱越紧。
“你究竟是何人?”
“爱慕盟主之人。”他依旧是调笑的语气,后又道:“不过有人给在下起了个名号,叫‘无情煞’。”
她一阵惊讶,江湖上早有“无情白郎,杀人如魔,嗜血成性”的传说,想不到就是他!
“不知盟主大人意下如何?在下赢了盟主,盟主该是说话不算话吧?”
她迟疑着问道:“你果真如江湖传闻一样‘反复无常,嗜血成性’?”
他松开她,大笑道:“不过是传闻而已,盟主也信?”
“本盟主何时说过信,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她尴尬的别过眼,将剑收回。
“天色渐明,盟主大人还未考虑清楚么?”
“我……”
“罢了,”他长叹一声,“在下明白不可强求。盟主就当今夜从未见过在下,告辞!”
“慢着!”她突然开口,纠结了一下,道:“下月十五,城东门外无名教,别忘了向我师父提亲!”
他转身,眸中盛满了笑意,只道了一句:“好。”

https://o.ruogoo.cn/upload/f3ea2ca6e848ac457f2a23cccdcc67a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