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独自走过千年,
做过天上仙,受过万人谴。
我以为酸甜苦辣都尝遍,
七情六欲早绝缘。
直到那日,你看了我一眼,
我才懂,为何眷恋人世间。
————题记
我这一生很是漫长。
身为一个神仙,我见过沧海桑田变迁,见过天灾人祸离别。
我也曾自封记忆入那轮回,经历七情六欲生死病痛。
可这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
记忆里存在的东西太多,多的让我没那么在乎。
在我成仙之前的记忆我已经不记的多少,只记得午夜梦回之时有个女子,眉目如画,巧笑嫣然。
除了梦中记不起摸样的女子其他事情不论是发生在他人身上还是自己身上的事,都无法令我心生波澜。
我就这样看着山海变迁,看着斗转星移。
直到那日,我应冥海之主邀约,前去赴宴。那时的我踏着清风明月而来,路过一座小城时,想去城中游玩一番,在闹市里偶然一瞥,遇见了她。
墨发三千轻挽,额间坠的琉璃平添几分空灵,那锦绣彩蝶的衣袍只有她穿才最美,绕臂的披帛随风,她的脚步轻盈,却在我心间渐起涟漪。
自此满心欢喜是她,悲欢喜乐是她。
为了与她相识,我化作凡人书生模样,在一茶楼与她撞见。
她抬头望我的眸,是我见过最美的,比之玄女撒在银河的星子还要美上几分。
我回神拱手向她道歉,只为说那一句:小生失礼。



我自凡尘而来,游历人间一半。
我是游侠之女,父亲母亲去世之后,我便背着行囊,独自一人游历天下。
这一世我走过山川大海,地北天南,见过巫山烟云,空谷幽兰。
我知道草原广阔牛马成群是什么样子,也知道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是何种景象,我知道小桥流水江南人家是什么样子,也知道山歌高唱黄土民谣是何种动听。
我本以为自己见识了世上最美的景,看过世上最美的人。
可自从小镇遇他,抬眸见那白玉容颜时,我才知世上最美的景,最美的人,都比不过眼前白衣玉面之人。

我便如此过了一世,后来我因没有走轮回路,直接投胎转世有了第二世,所以前世记忆一直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浮现。
我在冥界待的太久了,从不曾见过九天之上的仙人,游仙倒是见过几个,要论容颜气质,他是我见到的最好看的仙人。
我听他说了那句“小生失礼”,不禁有些好笑。
他是要以凡人身份与我结识么?


她并不知,我与她搭话时心中不甚紧张,我说完那句话后低眸等她回话,却不想她久久未出声,我抬眸看她,她看着我似是在想什么事情,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
我等她回神后,与她有意攀谈,她耐心与我说话的样子实在太过美好,我想一见钟情莫过如此。
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窈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便是我之所求。
她告诉我她如今无父无母孤身一人游走天下,这座小镇不过是她现下短暂的落脚之处罢了。
我想如果她要继续游历天下,我会跟随她一起。
至于冥海之约,我想好友应是不会怨我爽约的吧。
与她相识相知相熟的日子虽然过的平淡无奇,但却是我千百年来最值得回味的日子,渐渐的我曾经梦中女子的模样越来越清晰,而我与她之间的故事也逐渐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明白曾经的我们有过一段渊源。
而梦中的女子模样正是窈淑的样子,少女明眸皓齿,欢声笑语的模样那么熟悉。
在记忆里,窈淑还不叫窈淑,她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女儿,闺名唤作月儿。
而我是与她同村的秀才之子。
我们自幼相识,因为我是秀才的儿子,所以从小她就叫我,小秀才。
我们两个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后来我们慢慢长大理所应当的成了亲,做了夫妻。
她自幼心善,总爱帮助别人,自我有记忆起便不见她吃过肉。
她说万物有灵,要对它们心存善念,不可杀生。
可是,她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却早早的因病离世,而我因为外出考取功名,直到她离开人世都没回来。
后来我回到家,只有她的灵牌摆在面前。
我因受不住她离世的消息,大悲之下竟晕了过去,再次醒来不记的她半分。
身边人恐我想起她,也不曾对我提起她,再后来我机缘巧合之下入了仙门,一心修炼得道成仙,一过便是千年。